龙门阵

绝望与希望

“没有绝望就没有希望,这就是绝望存在的意义。”

当伊莲辞去牧师第一次与丁月见面后,这是他脑海中印象最深的一句话。当丁月说起这句话时,伊莲内心充满了震惊。在他的心里,他深深地为丁月担忧。这是一个深陷世界且被遮蔽双眼的人才会说出的话,这是充满了绝望的言语。看起来好像是对的,但是真正认识神的人一定会明白,神的义和神的爱是绝对的,它们无需靠罪和苦难来证明。因为神的存在时绝对的,神就是存在本身,神不以任何事物的存在为前提,因为神才是所有存在——无论是有形的还是无形的——之基础。真正的希望在神那里,也不需要绝望来衬托。

伊莲在见面中克制住了自己的冲动,他不止一次地想要纠正丁月错误的想法。后来他让自己冷静下来,专心地听丁月的每一个词。他期望表现出最大的认真和理解,“爱是恒久忍耐”一直在他心里回响。这是第一次,伊莲发现了经文所蕴含的巨大能量,也许神让苦难发生的理由也在于如此。当想到这个理由时,他仿佛可以理解丁月说那句话的心情了。

伊莲没有再去以前的教会礼拜,他的辞职仍然很难被大家理解。三位长老中只有一位勉强认为伊莲的选择是可以接受的,在教会里渐渐产生了伊莲被丁月迷惑的流言。大家因此对伊莲更是感到惋惜,也开始反思伊莲曾经是否对自己的生命产生了不好的影响。这一定程度上让伊莲有些难受,不过他坚信神对他的带领,他只需要顺服神。他当然也不会记恨或埋怨他们,他相信神迟早会澄清一切。两个月以来,伊莲独自一人去到城市里的各个教会礼拜,他想去看看别的教会做些什么,也寻找一个可以让他自己能得到安宁的地方。他虽然确信了神的呼召是要进入世界工作,但仍然要坚持每周的礼拜,这是不会改变的信仰,是一个基督徒必须遵守的底线。

安宁没有找到,一个更大的问题就接踵而来。伊莲在离开教会后就没有了收入,仅有的积蓄大概还能凑合一个月,而这两个月来伊莲一直找不到新的工作。最大的障碍当然是伊莲没有任何工作经验,对于30岁的他,人事们都对他都没什么兴趣。一开始伊莲还是很有信心,他相信全能的神会带领他,会给他预备一条出路。可是,工作一直找不到,也渐渐地有些不耐烦的情绪。到了三个月的最后一天,伊莲几乎绝望了。面试仍然四处碰壁,没有公司愿意要一个30岁的牧师。即使他只是想靠体力去干点什么,也没有人看得上他那营养不良的身体。他觉得黑夜真的黑得可怕,手机也欠费停机,他不知道可以联系谁。

这天周六的早晨,伊莲收拾好自己一个人来到以前常去的山边。

“以前,我还指责那些老牧师不肯给新人机会。”伊莲几乎是流着泪自言自语,不过泪水还没来得及划过脸颊,就已经被风吹干了。今天的风特别大,大到伊莲几乎觉得自己随时可以被吹起来。

“现在我总算明白了生活的现实,一个牧师离开教会后就什么也不是,什么也不能做,他必须在教会退休,必须死在教会。”这是伊莲的无奈,也是伊莲的悲伤。在世界上工作的人们的压力,以前伊莲从未真正体会。这也让他总是用圣经教导那些软弱的人要刚强壮胆,但如今,对于他自己,他知道没有什么可以刚强的了。一切看起来都没有希望,他不知道要如何去做,要如何去改变。祷告,仿佛也没有回应。也许以前所谓的回应不过是自己心情大好时的想象罢了。

风似乎又大了,好像当初刮过红海使水分开的东风。这阵风过后,山边不再有一个人。

一年之后,丁月的努力渐渐有所收获,她在工作上得到很大的祝福。她现在成为了公司的核心成员,收入变得丰厚,也有了更多自由的时间。这些时间里,丁月渐渐重新拾起了圣经,也常翻看伊莲曾经的讲道。她好像重新认识了圣经,每一句经文都变得与以前不一样了。圣经上不再是由笔墨简单组成的文字,而是流淌着从天上而来的生命。她突然意识到神对自己的爱是那么的长阔高深。神从未离开她,从未使她真正的绝望,从未让她深陷绝境而无法逃离。正如林前10:13所记载的,信实的神永远是信徒最大的保障。

通过这一段时间的心路历程,丁月感受到了伊莲曾经对自己的关心,也发现了自己对他的欣赏,甚至喜欢。丁月决心回到教会,重新做回一个基督徒,一个重生和完全信靠神的跟随者。在这一段时间里,丁月也很自然地把烟给戒掉了,酒也只是偶尔与朋友助兴喝一点点。

明天就是周日,丁月充满了期待,她期望给大家一个惊喜。她要向教会承认自己的软弱,见证神在她身上的恩典,她知道,这是她——作为一个耶稣的跟随者必须要述说和赞美的事情。。为此,她在周六的夜晚写下这样一篇小诗:

 

慢慢的我祷告着
慢慢的我赞美着
慢慢的我期待着
慢慢的我仰赖着

有没有哪一刻,我的心急切响动
有没有某一时,我的灵热情似火
然而你来遇见我

慢慢的,慢慢的
好像那牧人慢慢的引导着
慢慢的,慢慢的
好像那溪水慢慢的湿润着

你的旨意永不更改
你的恩典永不停歇
你的智慧高及诸天
你的慈爱贯通寰宇

每一个黑夜里,你的灵温润我心
每一个痛苦时,你的爱抚慰我灵
但当我转回向你
慢慢的,慢慢的
你是那牧人慢慢的指教我
慢慢的,慢慢的
你是那溪水慢慢的滋养我

慢慢的我祷告着
慢慢的我赞美着
慢慢的我期待着
慢慢的我仰赖着

她不单要赞美神,也要感谢弟兄姊妹曾对她的种种关心帮助,这是她发自内心的想法。她心里最想见的还是牧师伊莲,她一定要当面地感谢他,告诉他自己的想法。

明天,将是一个美好的开始,伴随着《诗篇二十三》的优美旋律,丁月安然入眠。

(完)

阅读更多 »绝望与希望

伊莲的决心

丁月的决定对伊莲的内心产生了无法消磨的影响,就像一块石头投入一潭死水,波纹荡漾已经无法避免。

一开始,伊莲首先考虑的是如何劝说和鼓励丁月,可惜的是,丁月似乎刻意想避开教会,所以好几天手机都是关机。不单是教会,所有的人丁月都想避开,她只想一个人静一静。丁月的内心并没有拒绝神,只是想拒绝教会。在她眼里,教会成了一个虚情假意的地方。人们表面上和颜悦色,似乎这样就可以显示神与自己的同在。可是监察内心的神怎么可能会被人欺骗,人也就欺骗他人罢了。她对此感到很厌烦,但更让她觉得可笑的是,在每个人的相互欺骗下,教会渐渐被编织成为一个逃避世俗之人的乌托邦,也是基督徒的墓园。每个活着的基督徒,似乎都在教会里等死,每周只是按部就班的礼拜。离开教会,那些基督徒依然会被世界牵引,教会里那些属灵的豪言壮志都将不知所踪。

这些,伊莲并不知道,渐渐地他脑子里产生了令他感觉十分奇怪的想法。他发现每次礼拜能见到丁月是一件很享受和快乐的事情,这一点是丁月离开后才发现的。在夜晚独自一人的时候,他问了自己这样一个问题:我是喜欢上丁月了吗?,这个让他既激动又害怕。答案当然是肯定的,因为他已经这样问了,只是他自己不敢肯定。

另一方面则完全是负面的情绪,他觉得自己在牧养方面失败了。特别那天的不耐烦为什么会产生,他向神祷告了很久也不知道原因。最后,他归结为自己身上还存在没有完全隔绝的罪,但是具体是什么并不清楚。他没有注意到的是,可能在那天的谈话里,他最在意的和使他愤怒的是丁月的男朋友,是他害了丁月。出于喜欢的嫉妒,他心中充满了愤怒,既恨那位弟兄又恨丁月。他花了很长时间向神认罪悔改,他不断地向神悔改,更加热切的祷告和读经,有那么一段时间他仿佛又恢复到了以前忙碌而充实的状态里。

直到一位姊妹在教会分享了丁月糟糕的近况,请求大家为丁月祷告,伊莲的心终于崩塌了。正是这次崩塌,才重新建造了新的未来。

“再也不能如此!”他听完姊妹的分享后几乎立刻就脱口而出。这在当时,让大家都吃了一惊。只是这并不完全是伊莲对丁月近况糟糕的评价,更是他对自己的决心。

“再也不能如此!”他又小声地对自己说了一遍。那一刻,所有的问题他似乎都明白了,喜欢、嫉妒以及他长期以来孤独的服侍。问题不在于人身上罪的可怕,而是在于基督徒没有完全地信靠神的大能。

他在教会里是孤独的,虽然每个人都用尊敬的眼光看他,但唯有丁月是唯一一个敞开心扉聊过天的人。聊过他的一些想法、一些疑虑、一些偶尔对人的评断。而对于丁月,伊莲也是唯一一个真诚为她好,可以完全坦白聊天的人。即使伊莲一开始只是出于一个牧师的身份,他应该要如此关心教会的每一个人。在长期与丁月交流的过程中,他们之间似乎有了一些情愫。她的身上有足够的魅力可以吸引他,她的阳光可以照亮他孤独服侍时的阴霾。他也对她产生了同样的吸引,在世界上真的有一颗真挚而热情的心可以信赖。因而他会愤怒,她也会选择躲避。

伊莲发现了自己在教会服侍上的失败,自己独自做得太多了。他太多地讲道、太多的为教会每一个弟兄姊妹而决定。他偏爱理性和神学,因此教会内的神学教义是丰盛的,但却缺乏恩典和情感,无论是弟兄还是姊妹大家在教会谈论时仿佛总是与生活隔着一层纱。若即若离,旁证别引,所有涉及自身的问题都没有直接而简单的分享。没有人真正关心别人在生活中遇到了什么样的困难,他人的内心和想法如何,因为没有人真正关心自己要如何以信仰来面对生活。每一个人在生活中遇到种种艰难困苦时,都被“圣灵充满”、“靠主得胜”、“忍耐祷告”给遮掩了痛苦。大家关心的是“正确的基督徒形象”,而忽视了“需要神之人的软弱”。

如果平时大家有更多对他人生活和情感的关心,也许丁月就不会因为压力而爆炸。这是伊莲深刻祷告和反省之后的认定,他决心试图改变。改变教会、也改变他和丁月。

他开始和有热心的弟兄姊妹商量教会对同工的培训,对成员关怀事工的建立。这得到大家的支持,这看起来并非只有伊莲意识到了教会的问题,只是没有人可以站出来指明它。在小小的吃惊后,伊莲意识到这就是他作为牧者的责任,发现问题,交给大家一起来认识和解决。

有三位热心的弟兄开始预备讲道,他们本来在各自的工作领域就是领袖,家庭和睦,一家人都热心跟随主。演讲的技巧对他们来说没问题,只是在神学上需要一些更系统的培训。当然,他们本身对神学也是有很多的关注,有一定的基础,这也是他们被大家认可为长老的原因。伊莲在他们接受训练的半年后,经过教会全体成员的投票,正式在神面前按立他们为长老。前面有一段时间,伊莲因为要在周六对他们进行训练,更加的忙碌。不过随着他们的服侍的开始,伊莲得到了久违的安宁。他将更多的时间投入到学习和思考上,一些久违了的神学课程和一些时代的属灵新作,让伊莲更加认识和了解了改变的需要。

半年之后,伊莲发现自己需要完全的离开,他要重新回到世界里,回到工作里。否则,他不能体会那些有工作的弟兄姊妹的遭遇,他的讲道将是脱离世界的说教。他从小就是生活在属灵的世界里,他父母是基督徒,是一个大型教会的老牧师,他从小就在教会学校读书,大学毕业就开始服侍,并顺利成为一个新兴教会的牧师。他以前的梦想就是和他的父母一样,而现在,他发现神对他的呼召是在其他地方、其他形式。这半年来,《一生的呼召》([美]葛尼斯 著)这本书对他很有帮助,他真正找到了人生的方向。

除了每周六给长老们的培训,经过一年的休息和预备,伊莲认为是到了决定的时刻。这时教会已经可以完全代替他了,教会也比以前充满了爱。虽然还有一些问题,但一个好的教会结构应该能找到合适的方式去自行处理。

在长老会议上,他离开的想法还是惊呆了众人,不过伊莲坚决,他已经下定了决心。

离开后,他想尽快地见到丁月。

阅读更多 »伊莲的决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