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莲的决心

丁月的决定对伊莲的内心产生了无法消磨的影响,就像一块石头投入一潭死水,波纹荡漾已经无法避免。

一开始,伊莲首先考虑的是如何劝说和鼓励丁月,可惜的是,丁月似乎刻意想避开教会,所以好几天手机都是关机。不单是教会,所有的人丁月都想避开,她只想一个人静一静。丁月的内心并没有拒绝神,只是想拒绝教会。在她眼里,教会成了一个虚情假意的地方。人们表面上和颜悦色,似乎这样就可以显示神与自己的同在。可是监察内心的神怎么可能会被人欺骗,人也就欺骗他人罢了。她对此感到很厌烦,但更让她觉得可笑的是,在每个人的相互欺骗下,教会渐渐被编织成为一个逃避世俗之人的乌托邦,也是基督徒的墓园。每个活着的基督徒,似乎都在教会里等死,每周只是按部就班的礼拜。离开教会,那些基督徒依然会被世界牵引,教会里那些属灵的豪言壮志都将不知所踪。

这些,伊莲并不知道,渐渐地他脑子里产生了令他感觉十分奇怪的想法。他发现每次礼拜能见到丁月是一件很享受和快乐的事情,这一点是丁月离开后才发现的。在夜晚独自一人的时候,他问了自己这样一个问题:我是喜欢上丁月了吗?,这个让他既激动又害怕。答案当然是肯定的,因为他已经这样问了,只是他自己不敢肯定。

另一方面则完全是负面的情绪,他觉得自己在牧养方面失败了。特别那天的不耐烦为什么会产生,他向神祷告了很久也不知道原因。最后,他归结为自己身上还存在没有完全隔绝的罪,但是具体是什么并不清楚。他没有注意到的是,可能在那天的谈话里,他最在意的和使他愤怒的是丁月的男朋友,是他害了丁月。出于喜欢的嫉妒,他心中充满了愤怒,既恨那位弟兄又恨丁月。他花了很长时间向神认罪悔改,他不断地向神悔改,更加热切的祷告和读经,有那么一段时间他仿佛又恢复到了以前忙碌而充实的状态里。

直到一位姊妹在教会分享了丁月糟糕的近况,请求大家为丁月祷告,伊莲的心终于崩塌了。正是这次崩塌,才重新建造了新的未来。

“再也不能如此!”他听完姊妹的分享后几乎立刻就脱口而出。这在当时,让大家都吃了一惊。只是这并不完全是伊莲对丁月近况糟糕的评价,更是他对自己的决心。

“再也不能如此!”他又小声地对自己说了一遍。那一刻,所有的问题他似乎都明白了,喜欢、嫉妒以及他长期以来孤独的服侍。问题不在于人身上罪的可怕,而是在于基督徒没有完全地信靠神的大能。

他在教会里是孤独的,虽然每个人都用尊敬的眼光看他,但唯有丁月是唯一一个敞开心扉聊过天的人。聊过他的一些想法、一些疑虑、一些偶尔对人的评断。而对于丁月,伊莲也是唯一一个真诚为她好,可以完全坦白聊天的人。即使伊莲一开始只是出于一个牧师的身份,他应该要如此关心教会的每一个人。在长期与丁月交流的过程中,他们之间似乎有了一些情愫。她的身上有足够的魅力可以吸引他,她的阳光可以照亮他孤独服侍时的阴霾。他也对她产生了同样的吸引,在世界上真的有一颗真挚而热情的心可以信赖。因而他会愤怒,她也会选择躲避。

伊莲发现了自己在教会服侍上的失败,自己独自做得太多了。他太多地讲道、太多的为教会每一个弟兄姊妹而决定。他偏爱理性和神学,因此教会内的神学教义是丰盛的,但却缺乏恩典和情感,无论是弟兄还是姊妹大家在教会谈论时仿佛总是与生活隔着一层纱。若即若离,旁证别引,所有涉及自身的问题都没有直接而简单的分享。没有人真正关心别人在生活中遇到了什么样的困难,他人的内心和想法如何,因为没有人真正关心自己要如何以信仰来面对生活。每一个人在生活中遇到种种艰难困苦时,都被“圣灵充满”、“靠主得胜”、“忍耐祷告”给遮掩了痛苦。大家关心的是“正确的基督徒形象”,而忽视了“需要神之人的软弱”。

如果平时大家有更多对他人生活和情感的关心,也许丁月就不会因为压力而爆炸。这是伊莲深刻祷告和反省之后的认定,他决心试图改变。改变教会、也改变他和丁月。

他开始和有热心的弟兄姊妹商量教会对同工的培训,对成员关怀事工的建立。这得到大家的支持,这看起来并非只有伊莲意识到了教会的问题,只是没有人可以站出来指明它。在小小的吃惊后,伊莲意识到这就是他作为牧者的责任,发现问题,交给大家一起来认识和解决。

有三位热心的弟兄开始预备讲道,他们本来在各自的工作领域就是领袖,家庭和睦,一家人都热心跟随主。演讲的技巧对他们来说没问题,只是在神学上需要一些更系统的培训。当然,他们本身对神学也是有很多的关注,有一定的基础,这也是他们被大家认可为长老的原因。伊莲在他们接受训练的半年后,经过教会全体成员的投票,正式在神面前按立他们为长老。前面有一段时间,伊莲因为要在周六对他们进行训练,更加的忙碌。不过随着他们的服侍的开始,伊莲得到了久违的安宁。他将更多的时间投入到学习和思考上,一些久违了的神学课程和一些时代的属灵新作,让伊莲更加认识和了解了改变的需要。

半年之后,伊莲发现自己需要完全的离开,他要重新回到世界里,回到工作里。否则,他不能体会那些有工作的弟兄姊妹的遭遇,他的讲道将是脱离世界的说教。他从小就是生活在属灵的世界里,他父母是基督徒,是一个大型教会的老牧师,他从小就在教会学校读书,大学毕业就开始服侍,并顺利成为一个新兴教会的牧师。他以前的梦想就是和他的父母一样,而现在,他发现神对他的呼召是在其他地方、其他形式。这半年来,《一生的呼召》([美]葛尼斯 著)这本书对他很有帮助,他真正找到了人生的方向。

除了每周六给长老们的培训,经过一年的休息和预备,伊莲认为是到了决定的时刻。这时教会已经可以完全代替他了,教会也比以前充满了爱。虽然还有一些问题,但一个好的教会结构应该能找到合适的方式去自行处理。

在长老会议上,他离开的想法还是惊呆了众人,不过伊莲坚决,他已经下定了决心。

离开后,他想尽快地见到丁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