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月姊妹

丁月生活在一个单亲家庭里,母亲在很小的时候就因为癌症去世,是父亲独自将她抚养长大。可能是受到父亲的影响,丁月从小就比较积极与好强。在周围朋友的眼里,她的乐观和开朗好像一个小小的太阳影响着大家,大家都很喜欢她。大部分的朋友对她的评价是一个禁锢在美女身体里的好哥们,从小到大,男生和女生都喜欢听她的。

       由于家里的原因,大学本科毕业后丁月就开始了工作。工作一切顺利和让人羡慕,就是她的感情一直会出现问题。当然有很多男士会主动追求她,不过她仿佛总是被人欺骗。正是这个原因,在一个闺蜜的介绍下丁月第一次来到教会,试试神是否给她带来好运。

       当丁月信主一年后,父亲生了一次大病,在教会的祷告帮助下,父亲奇迹般地被医治了。从此丁月更加坚定了信仰,父亲也因而成为了基督徒。丁月为了想更多地陪伴父亲就从外地回到家乡工作,于是就来到了伊莲牧师的教会。

       在成为一名基督徒后,丁月在恋爱方面就谨慎了许多,因为在听了弟兄姊妹对婚姻各种的分享后,她再也不想找一个不信主的男朋友。每次睡前,她都会求神为他预备一位生命好、可以带领她成长的弟兄。然而,她渐渐发现很多弟兄也不靠谱,特别是在教会表现得越好、越能讲出很多道理的弟兄,实际生活相当糟糕。教会的弟兄们都喜欢对各种宗派和教义进行讨论,但好像在实际生活里却是另一个样子。虽然说不上来哪里不妥,她就是觉得不一样。并且在形象气质上,教会里没有能让她满意的弟兄。对于别的姊妹,她也觉得大家好像在恋爱方面也是幻想太多,大多数姊妹都承认自己想找的人可能不会是真实存在的。有时她会有这样的想法,大家在寻找恋爱对象的条件是非常苛刻的,除了正常的白富美、高富帅以外还更多了一条——生命好。不过这并不妨碍丁月在教会里成为大家的好朋友,她的乐观与开朗很快就成了教会礼拜时调节气氛的明星,大家都很喜欢她。由于平时工作和照顾父亲,她没有时间成为教会的核心同工。

       在一次挤地铁的时候,丁月认识了一个其他教会的弟兄,从视觉上完全符合她心中的期望。那天晚上,她向神祷告:神啊,感谢你,这是你为我预备的弟兄吗?

很快,他们就开始了约会,开始了恋爱。为了这事,丁月第一次和伊莲沟通,那次伊莲的建议是要谨慎,别的教会的弟兄生命如何是不清楚的,如果可以,最好是在熟悉人中间寻求神的指引。开始丁月也的确是仔细考察了,不过在恋爱里,一切都是完美的,她越来越感到幸福。

       第一次争吵是在交往三个月后,当时他们在讨论如果结婚后去谁的教会聚会。丁月当然不想离开现在的教会,从外地回来的几年时间里,她的朋友几乎都是在教会里认识的,这里已经成为她的“家”,是一个她可以安逸地停靠灵魂的地方。并且伊莲的朝气和讲道也不像那些沉闷的老牧师,她觉得每次讲道都会触及自己。这一次争吵持续了两天,最后弟兄来向她道歉,他们一起逛了街,看了电影,这个问题就算是被暂时遗忘了。

       渐渐地,他们相识也一年了,期间他见了她的父亲,她也见了他的父母。春节假期之后,他们开始正式地讨论结婚的事情。这段时间,赶上了经济环境的变化,她的公司决定取消驻外的分之机构,她被迫地失业了。与此同时,被遗忘的问题始终还是蹦出了水面,弟兄非常坚决地要求婚后去到他的教会,因为圣经教导妻子要顺服丈夫。这一次,他们吵了一周。

其实丁月不是不明白圣经是怎么说的,她很生气是因为弟兄一点也没有商量的意思,至少在她看来是这样。雪上加霜,父亲的身体更加恶化了。但这却促使了丁月与弟兄的和好,她确实需要一个可以依靠的肩膀了。长期一个人在人前的努力,面对工作和生活的各种压力,她仿佛再也承受不了。那一晚,他们越过了恋爱的界限,但是她不后悔。让她意外的是,反应大的却是弟兄,在第三天,他提出了分手,因为他认为他们在一起不符合神的心意,犯罪就是最好的证据。

男朋友的理由好像暴风骤雨后的山体滑坡,一下让丁月陷入了深深地的自责里。她心里有受到男朋友的伤害吗?有。她有因为父亲和工作的压力吗?也有。但更让她痛苦的是自责,因为她发现自己还是犯了罪,这让她自觉十分地肮脏,她对不起一直以来对她恩待有加的神。那几天,虽然父亲身体又一次奇迹般地好转起来,但是丁月却好像没发现似的,一点没有喜悦的心情。从自觉对神的亏欠,她开始变得埋怨神。

“为什么神总是残忍地对我,让我一次又一次地遇到骗子?”

“为什么神不给我一点点幸福,反而教会那些虚假的人生活得更好?”

“为什么是她要承担一切,为什么神要如此待她?”

丁月情绪上的波动怎么能逃过父亲敏锐的眼睛,慈父的爱是温暖和激发人向上的力量。她的理智还是重新回到体内,这也让她相信神依然是实在的,是在看顾她的。她决定找伊莲牧师好好交通,期望神给她更大的帮助。

不过,那天晚上不知道为什么,她从伊莲牧师哪里感受到了不耐烦,这让她非常地生气。

如果在平时工作中遇到顾客的百般挑剔,她是可以轻易忍受的。她可能是无法习惯从一位尊敬的牧师哪里感受到这种情绪,同时她也觉得伊莲牧师的不耐烦是因为她犯罪的原因。她的羞愧让她对神的埋怨再一次迸发出来,她决定离开教会,她再也不想信主了。她愿意掌握自己的人生,哪怕人生再怎么艰苦,只要自己努力也就无悔了。

       在接下来几个月的时间里,她找了新工作,她自己很努力地投入其中。不过,在朋友的眼里,这是丁月人生最黑暗的时间。她学会了抽烟,开始喝酒。阳光仿佛离开了她的世界,她给人的感觉好像是连绵不绝的阴天。

       最难受的是丁月的父亲,他为女儿的变化担忧。 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