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好像不得不回应一下秋雨事件了

本来我是不太关心这个事件的具体走向的,因为既然选择了这条路,就要做好承受结果的准备。在给一帮青年人的发的信息里我是这样说的:

使人转变有两种方式,一种是极力大声疾呼,以图用看似愚蠢的方式唤醒人心中的麻木;另一种是细水长流、润物细无声。两种都需要,甚至可以说缺一不可。前者要想更有效果就要表现的更“愚蠢”和“不可理喻”,后者则需要更绵长、忍耐。因此,前者在当前的时代注定不是持久的、后者也注定不是闪耀的。把持久强加给闪耀,把闪耀强加给持久都会使得两者不伦不类,达不到各自方式下的最佳效果。
福音是神的大能,要灭绝一切智慧人的智慧、聪明人的聪明。
福音也是神的忍耐与爱,祂使那日子没有立刻到来。

愿选择不同道路的人走好。

但事实是,大家几乎都没有理我,热衷于转发和表达自己的感动。转发是愚蠢的,除了暴露自己以外,只会让不明真相的群众和自己一样不明真相。感动也有好的一面,倘若一个人能因此回归于《圣经》或神的面前,那一定是神的恩典。我心里有一句话默默地没有说出:倘若神今天就让秋雨解散了,你们如何来看待这个教会的意义?这能否说明,神已经不需要这样的教会了?

在一个群里,认识一帮秋雨的人。从与一位的对话里,我看见了以前教会的影子,在最近的读书收获中,我把这种样子形如为病态的集体思维。一个有缺陷的系统,缺陷的原因不在于目标的单一,而在于对其他目标作为病毒一样的排斥。当然,这个缺陷的另一个特征是:骄傲,天下无双般的骄傲以及因此而产生的激昂的使命感。

        就这样的对话来看,左边那位的意思是教会关注的焦点是体制上解决罪的问题,真信仰的表现就是敢于指出对方罪。这没有为什么问题。只是对话总会觉得怪怪的,那是因为仅仅把这些作为了信仰的表达。可能也由于其他教会对秋雨的指责导致他们一叶障目了,个人的情绪可能平和或激动,但是从教会获得的教导和对教会的看法能发现其中的问题。

        我更在意的是另外一些人,属于不明真相群众中的那些人。他们自己的教会在面临逼迫时选择默默地分散,但在秋雨事件里选择义愤填膺地支持。也许是出于他们失落的情绪,这可以理解,尚且不论他们是否了解秋雨的具体情形,但是为什么要来指责我,让我必须要和你发表一样的意见呢?由此可见,秋雨事件引发出了一个更深的问题,“集体思维”存在于较多基督徒里面,基督徒引以为傲的“基督徒”标签正在被人们的盲目而滥用。因而,越多的宣传秋雨事件,会带来越多的盲目;缺少问为什么,不会有成长和改变。

        我希望这样的聊天不要影响大家的关系,秋雨的哪位朋友最后依然是朋友,其他人也希望如此。最近这一段时间,我的讲道时倾向于如何从圣经到生活,具体的实践,各自感兴趣的或能够接触到的领域内的实践。

        另外,不得不说的是,这些聊天对我产生了一定的影响——对秋雨集体思维的不看好和反感。

为了一些朋友,看来这篇文章不宜在朋友圈发表,任何转载截图都会被视为侵权。

《我好像不得不回应一下秋雨事件了》有1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