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果,光、本体论

最近感兴趣的三个方面:因果、光和本体论,所以聊一聊。

关于因果
在我的印象中因果是与佛教有关,百度了一下,发现其实并非佛教专有。百度百科里显示“因果论”来源于苏格拉底的哲学。其定义是指任何事物的产生和发展都有一个原因和结果。一种事物产生的原因,必定是另一种事物发展的结果;一种事物发展的结果,也必定是另一种事物产生的原因。原因和结果是不断循环,永无休止的。
也找到一篇《佛法精要-因果论》的文章,文中的重点可以总结为三个方面:①因果很重要,不了解因果不能真正明白佛法;②因果循环、轮回不灭;③因果可以改变,转变在于心地,需靠佛法忏悔行善。

因果,我认为这就是人最基本的逻辑观念。没有人会没有因果的观念,即使他自己并没意识到这个名词。就好像拿着财务报表去分析探求这个因,也可以拿着财务报表去寻找预测将来的果。揭露过去与预测未来,要是没有对因果的相信是无法去做的。

有意思的是,当我们谈论一个事情是神迹的时候,似乎是承认这件事是超越了我们人基本的逻辑——超越了一般的因果关系。比如,夏天艳阳高照,突然却下起雪来,我们的逻辑不会认为夏天的热可以带来降雪。若这个时候把神的存在考虑进来,那么神可以成为这个超自然规律的因,可以实现这个神迹。这样看来,神也在因果之中。好像《佛法精要-因果论》文中记载:印光法师说:“如来成正觉,众生堕三途,皆不出因果之外。”同时也说:因果规律并不是佛陀所规定或制造的,而是客观存在的规律,佛陀只不过把它揭示出来罢了。
当然,佛教并非是有神论——并不承认世界是神创造的,而是一切皆是因缘和合而生。从这一点上可以展示出基督教与佛教的不同,基督教是有神论。无神论下,自然就是没有宿命,人可以改变命运,修行因果,缘起缘灭,道法自然。但有神论,也并非是宿命论。
有神论中神的位置可以理解为设立“因果规律”的存在。神是一切最初的因,之后因果规律的正常运行也是建立在神的全能之上——神说有就有,说立就立,万事都是出于祂的旨意。祂的旨意也不是混乱无序,祂的旨意是公义、慈爱、圣洁……所以有人说,神创造了世界,设立了物理规律、立定了道德规律,就将人放在其中,人就可以按这一切的因果规律而生活。

这样看来,既然神已经设立好了一切的“因果”,并且他的信实必不会打破这些规律以使人产生混乱,似乎就没有神迹的位置了。除非为了解释神好像一道划破幽暗的光照亮世界的种种神迹就必须打破一些设立好的“因果”,一个因果可以被打破,那么万千因果都可以打破,万物都沦为神的玩偶一样。不过,也可以把神迹的发生也归结为一个更大层面上的规律——神的爱。超自然规律事件的发生可以归结在这个更大因果之下,现在的自然规律真正的因果面目可能并非只是1+1=2这样简单;而是,人力可以做到1+1时,那么神就使其=2,若人力所不能时,出于神对人的爱,神就成为了这个1+1还使其=2。就像神在新旧约里对罪处理的套路都是一样的,罪的结果是死(因果1),要除掉罪就必须付出生命的代价(因果2),所以旧约是献牲畜为祭,这是有效的,并不只是象征性的。但由于人不断又有新的罪,那么就必须得不停的献祭。直到有一天,神自己成为了献祭的贡品,以祂自己完全的公义和爱成为了所有人所有罪代价的牺牲,了却了因果1和因果2。世界有因果,人也不得不自己面对一切的缘起缘灭,而神也没有放任这个世界不管。
以上,大概就是我所理解的因果,不同的宗教有所不同。

关于光
比较喜欢以光为喻体的比喻,因为光不但可以瞬间消除一切的黑暗,也让我感受到圣洁、生命、以及带来五彩缤纷的世界。彷佛那创世的一刻,世界开始了。光的比喻有诸多的好处,美好意向,以至于用光来比喻神几乎是最完美的一种方式。然而,神并不是光,在圣经中诸多的比喻里,无论我更喜欢哪一个,这些都不过是神的一部分。
喜欢光,除了光的诸多美好寓意,还因为害怕黑暗,害怕那未知的恐惧。在对神诸多的比喻里,更喜欢其中一些而对另一些并不感冒说明人对自己和对世界的认识有所偏颇。例如把耶稣比作替罪的羔羊,我对此并没有什么深刻的感想,一方面因为我也是从圣经里知道它是要献给神作燔祭的作用,另一方面也是我对自己最需要的感受是光而不是替罪羊。但是替罪羊又是如此的重要,我们的信仰就是基于耶稣基督的牺牲。
虽然如此,我还是想赞美:神是光,是照亮一切的真光!

本体论
真是不太明白,为什么会用本体论来论证神的存在,看了一些资料仍然是云里雾里。好在我现在并没有对神的存在感到怀疑。感觉上网上这一篇《上帝存在的本体论证》说得比较清楚,只是我还是不太理解为什么要如此去论证。
按照文中所介绍经典的论证流程是这样的:
前提:神是无法设想必祂更伟大或更完善的哪一位存在者。
这一点应该很好理解,没有太大问题。
2.推论:根据前提,那么神不会只存在于心灵之中,因为在心里中总会想象出一位更伟大或更完善的。
3.结论:神一定存在于现实中。
当然,这个推论一经提出就引起了很多争议,但也不能不说他有一定的魅力。我们必须得面对这样一个问题:神是否存在?

后来也有人从逻辑上提出:神的存在是无法证明的。因为凡是可以作为证明的事物,就意味着比神更可靠,那么神就不再是神了。因此严格意义来说,“证明”神的存在都是不可行的,所谓的”证明”大约就是对神存在的一种认识。同时,这也是说除非神自己彰显自己,没有人能认识神。从世界得出的关于神的认识总是不够的,并且任何人的语言都是无法描述完整的神之样貌。唯一更好、更全面了解神的方式就是通过神自己向人所作的启示,也因此会有这样的观点:必须先信仰,然后才能更多认识神。
这就有另外一个方式,就好像大家信主的经历各不相同,但终究是在圣灵的带领下信主,这属于“神迹”的范畴却又可能只是其他人眼里普通的生活经历。是神的灵让人确信这一经历就是神的引领,是神的大能和恩典。

这样的话,像本体论这样的对神存在的证明就显得没有太多意义了,相信的人自然就相信,不信的人也无法向其证明。但是这样的证明确实可以在认识神的事情上有意义,有帮助,人毕竟还是逻辑思维的方式去认识世界。合乎自己的逻辑也是一种人自身的需要,而各种“证明”未尝不是神恩典下的祝福用于满足人的这种需要。

因果、光、本体论,都需要合理的解释并认识神,这是一种需要,更可以在其中思想神的大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