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超越者

祁宏伟在《启示与更新:基督信仰与中国文化真诚的对话与沟通》中阐述的,他认为古代华夏的“天人合一”中的天类似于基督教的上帝,是一位超越者,有性情的存在。他认为季羡林把天解释为自然是低级的,这是由于长期以来“天人合一”不能实现的情况下,华夏文化堕落所至的结果。天不再被视为一位超越的存在,天只是被人利用的规律、法则。没有位格、是自然的宇宙。

这不禁让我思想到神论上对祂超越性的一些概念,以及超越性的问题。一个有性情、有情感的天是否就是基督教中的上帝?或者说这样一个“天”是否可以被当作一位客观的、活着的存在。可能不一定,如果神只有超越性,那么祂之于人无异于不存在一般。因为祂的超越可以使其在任何时间、地点、事件和情感上与人有任何关系,祂就是绝对的它者。这就像地球两端的两个陌生人,他们之间如果没有任何关系,彼此就像超越者一样。无论对方发生了什么、甚至是真实还是虚假的存在都不重要。即使彼此都有着良善、慈爱的美德,彼此之间依然毫无意义。

于是,仅仅有超越性的神,即使这样一位存在有着各种美德对人来说也是毫无意义的。人不能认识神,神也没有闲暇来关注和保佑人。但信仰的建立和关系的破局就发生在了神的自我启示以及道成肉身的高潮当中。超越者用祂的超越接近有限的人,使有限可以接触到无限,并用有限的语言去描述无限的奥秘;超越者用祂的超越成为有限所能承受和理解的无限,使无限进入有限、也使有限进入无限。

于是,不管我们对“天人合一”中的天有着怎样的理解。是当作一位有大爱、仁爱的超越者上帝,还是当作自然的宇宙、世间的规律。如果没有超越者的自我启示,都不能产生出一个“天”来造就、塑造人的信仰或状态,“天人合一”最终只能成为有限之人对“天”的种种揣测、以至于利用。

所以祁宏伟在书中也引用鲁迅的话说,中国人其实没有真正的信仰,而是利用各种信仰,以达到“随机应变”、“实用主义”的目的。而真正的信仰是降服在一位又真又活的神之下,并于祂的生命链接在一起。不是利用神、利用真理达到自己的目的,而是活成真理的而样子。


本书还未看完,一开始看觉得有点累赘、拖沓。看了几章之后感觉好一些,关于“天人合一”以及这种文化对理解信仰的影响回头边看边写吧。

2 comments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By 清水之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