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威的涟漪

不止在一本书里都谈到如今的时代是一个权威没落的时代。人们似乎天生就会反抗权威、权威已经没有以前时代的影响力。有的书谈到权威没落的原因是道德沦丧、自我骄傲;有的只是陈诉这个事实;有的也在讨论如何应对其没落。这些都是人们对这个事实的反映,在其中有些对权威的留恋也就自然成为了权威时代的涟漪。

在人们对权威时代的怀念中,表现得很多的是对顺服的怀念。人们渴望自己具有权威时代的权威,以得到更多又绝对的顺服。在信仰里,顺服被看作一种敬虔的美德,所以依然会有很多强调顺服的时候,也就造成教会成为一个抗拒权威没落的据点。抗拒没落有两种方式,有的是口诛笔伐,有的是试图重建权威的传统。

教会为什么会如此喜欢权威?或是倾向于权威?

如果一个人愿意顺服,那么这个人就会更加容易被圣灵改变。也就会在人的眼里看起来更容易生命成长,或者说顺服体现了生命的成长。这在一个权威没落的时代里尤其难得,顺服的表现非常稀有。既然需要人顺服,那么就得有人扮演权威,或者促使人扮演权威。对神的顺服显然没有对一个具体人的顺服更直观和明显,就像以色列在摩西上山之后,自然聚集在亚伦的麾下造一个可供膜拜的金牛犊。在对个人权威的需求上,也有类似的事情发生在人类身上,就是对明星的崇拜。这看起来很矛盾,一些人反抗生活中的权威,却仰望那些影视中的明星。这其实恰恰说明了权威的没落,因为现在人们心中的权威只不过是自己的喜好,并非是其真正具有权威的品质。

神是终极的权威,教会的信仰在一个世俗的时代里面临种种不信调战。在明确的不得偶像、个人崇拜的条例下,教会不能明显地使用人的权威来证明其信仰的真实。神的权威很自然地被用来证明其信仰的优越性,于是教会也会把自己塑造为神代言的形象——即教会拥有权威。可是教会很容易进一步,有意的或无意的,也就形成了教会就是权威的观念。但是教会是一个组织,它的权威终将会过渡到领袖的身上,教会领袖将拥有权威。借用神权威的做法看起来很属灵(政治正确),只不过在不信之人的眼里却显得很可笑,因为教会在他们眼中无疑是一个舞台上卖力表演却不能搏得观众一笑的小丑。

如果形成了权威政治的环境,那么很多变革看起来更容易。如果教会期望人们可以遵从神的律法,最快速的方式是通过权威的影响。不过权威的影响力通常也是短暂的、甚至会破坏被影响者与影响者之间的关系。最终导致反抗,这正如这个时代人们对权威的态度。谁能说自己是完全的正确,谁能说自己可以成为他人的灵魂导师?人们心中既没有神也没有王,随着己意任意而行。

打破涟漪

既然权威已经没落,教会在树立自己为权威的策略上是否需要改变?一个事实是,教会领袖是神所设立的。只是在如今的文化里,让人们逐渐意识到领袖可以不是权威。比如在公司里,领袖可以是真的如何管理的人,而不是真正技能最好的人。按照这个思路,教会里领袖可以不是在知识和实践上最了解的人,但要是一个知道如何管理教会的人。这看起来也并没有明显违背圣经对领袖资格的说明,圣经并没有要求找出在各方面最好的人来做领袖。

同时从耶稣为门徒洗脚这件事来看,教会领袖并不具有压迫人的权威。压迫或许是人们如此敌视权威的原因,它挑战一个人的自由,从身体到心灵,是自由时代的人们所不能接受的。这样一来,消除和避免压迫是教会继续要坚持权威的挑战。或者从根本上除掉权威,代之以平等中的甚至服侍中的领袖的方式。服侍,一定要让人感受到被服侍而不仅仅是服侍神。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By 清水之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