讨论不代表 确定 立场

已确定的 亦可 推翻

教会应该规定什么,不应该规定什么?

教会应该规定什么,不应该规定什么?这是一个比较困难和复杂的问题。

从信仰来说,它应当是涵盖一个人生活的所有层面。因此,作为真理保守和传递管道的教会,其教导的内容应当包含人生的所有方面。并且,在人生的所有方面都应当取得敬虔的努力来信靠神,以圣洁来到神的面前。那么教会也有责任告诉人们何为圣洁。但是,教会有责任告诉如何在人生的各个层面活出圣洁,是不是意味着教会也有责任促使人们活出圣洁呢?

教会中有监督的职份,其责任在于管理教会,使教会成为圣洁的神之家。监督要抵挡异端的攻击,也要准确地解释真理。

但是我现在的想法是,监督的责任仅限于提醒和劝慰性质的,并不涉及强制力。即,在如何圣洁的事项上面教会不能有任何强制力的规定,教会只能劝导可能不圣洁的可能性或危机,并不能通过某些具体的规定来帮助人们圣洁。这样的规定只会沦落为律法主义,使人们在规定和真正的圣洁上变得模糊。外在的行为并不是真正的圣洁。

但是也有一些是教会需要作出强制力规定的,就是那些并不涉及个人圣洁、道德的事情。比如如何在教会中建立起礼拜的次序,次序本身并不涉及什么好、什么不好、什么需要优先、什么需要放在后面。但是每个教会的正常运作都需要一定的次序,这个次序就是教会应当规定的。如果教会不作规定,那么教会无法有序的运作,这是违背神旨意的事情。但这样的规定并不排斥其他次序的不好,仅仅是每个教会的一个具体选择。

然而,两者的界限有时也是模糊的。前者有时可以帮助人们理解圣洁,这样的规定也是一种造就人和造就教会的方式。后者也容易被人理解为一种集体圣洁的形式,从而把规定当作敬虔和圣洁的唯一途径。总的意思乃是,避免让规定导致人对信仰、圣洁产生误解,只是做一些避免混乱的规定。其它就容我回头想想。


结合朋友圈留言后的进一步阐述

1、我认为这里的教会既指具体的地方教会也包括无形的教会。即,所有形式的教会都不能通过制定一些具有强制力的针对具体行为的规定来衡量一个人在信仰上是否圣洁、敬虔。并对因违反这些行为规定而被视为不圣洁、敬虔的人采取强制力的处罚。

2、因为圣洁和敬虔的评价标准不能完全靠外在的行为,更进一步来说,教会里也不当具有这样的文化倾向:通过赞扬或贬低某些行为来引导人们如何表现才是圣洁、敬虔。教会总是应当关注一个人内心的真实,这就如圣经总是在提醒我们神是察验内心的神;神在旧约给出详细律法的目的是叫人知罪,也并不是使人圣洁;在新约里如登山宝训的教导,并没有规定具体的行为是必须要做的。

3、但是人组成的有形地方教会之治理结构无法做到准确的察验内心,所以地方教会更应该在这点上进行克制。神可以,所以他也就自然不会仅仅停留在人具体行为的外在表现上。

4、教会不能克制的原因可能是在无法准确鉴别内心的情形下,加上圣经也明确指出了“没有行为的信心就是死的”之教导。导致人们总是期望以一种更简单的方式——即具体行为来衡量或证明人的圣洁、敬虔。趋向于“简单”可能是神造人的特性之一,反正我也不太喜欢复杂的事物。但是在衡量圣洁、敬虔的标准上其实没有简化的空间,这种“简单”的处理实质是换了一个标准。

5、举一个具体的例子:不参加聚会,不能作为衡量一个人是否敬虔的标准。为什么不参加聚会,什么原因没能参加,他自己是如何看待聚会这个问题的,这些可能是更好的判断。但是更好的判断可能是有限的人无法做得的,无法确知什么是真实,什么是虚构。所以,教会不能规定不参加聚会的人就是犯罪,应该被教育或某些处罚。但是教会在不涉及圣洁、敬虔判断的前提下,可以规定不参加聚会的人没有投票权,这样就仅仅停留在教会的运作次序上。但是规定一旦给出,在一个凡事追求信仰的范围内就容易滥用或成为衡量圣洁、敬虔的标准,无论是潜移默化还是有意为之,这是教会面临的危险之一。所以地方教会特别应当克制去判断人的圣洁、敬虔,为了避免无意中掉进危险当中,可以时常进行明确的提醒:不能通过具体行为来衡量人的圣洁、敬虔。

6、关于旧约律法:旧约给出了具体行为的要求,如圣经所说它是教人知罪,指导人学义。但它并没有把这些具体的行为作为判断人是否是义的标准,它仅仅是把违反这些律法的行为定义为了罪,并不承认做到这些的就是义。所以才有耶稣在登山宝训上的进一步解释、斥责人的假冒伪善。

那么,地方教会是否也可以参照圣经规定一些具体的行为准则来定义什么是罪,而不定义什么是义呢?即定义一些行为永远都会是错误的。从逻辑上说,既然行为发端于心,就很难找到一些永远都是错误的行为。就如道德层面所共同反感的杀人害命,也并非不能找到其公义的一面。通过《沉默》一书的表述,即使像不承认神、拜偶像的行为也不能简单地定义为罪。因此地方教会在规定什么行为罪上也是举步维艰;这样看来就同神在旧约中的做法产生了矛盾。我认为这涉及到罪的一个含义是得罪神,神可以制定一些要求来定义罪,但人不能制定一些要求来定义是否得罪神。

7、地方教会在帮助人圣洁、敬虔上也并非一无是处。当它放下制定强制力的行为规范来管理教会时,它就能像耶稣在登山宝训中那样来通过具体行为背后的动机来阐述圣洁、敬虔与外在行为的差异,使人不但专注在行为改变上,也重视起自身内在一举一动。所谓生命成熟,大概就是这个样子。大家可以谈论自己如何做出了敬虔的选择,做了那些圣洁的行为,但这些仅仅只能作为对别人的参考,并不是唯一的范例。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分类更新(讨论)

归档
分类

打赏

可长按保存图片至本地后进行二维码识别。

若在微信内打开,也可以通过“跳转至公账号打赏“。

若想获取内容推送,请留下电子邮件。

(需要邮件验证确定)

内容推送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