讨论必然发生在 不同的意见

多样性的问题

巴文克把多样性诉诸于神的三位一体,这表明多样性是一种存在的本质而不是存在在后天的表现形式之一,多样性是必然的而不是可以选择的。同时,在三位一体上也看到多样性并非导致一盘散沙,而是合一。这就使得,人们在追求多样性的同时也有着合一的动机和可能性。虽然他认为受造物的局限导致不能像神那样完美的多样性与合一性,但是这就是基督徒和教会应当效法追求的。所以,多样性不是单一的一个问题,多样性应当与合一一起被追求。

虽然我们教会的建立至今也强调多样性,不过由于大家关系实在太好,可能并没有太多的“分歧”、“异议”产生出来;或者无意间,多样性被大家的关系给抹平了。在合一与多样性的共同追求下,首要问题是分歧,如何合理地处理和包容分歧?

分歧有大小之分,有的分歧容易妥协,有的分歧看起来就是非此即彼。比如在用餐的菜品选择上,大家可能很容易地照顾到一些人的饮食禁忌,但是在某些观点上就必须得分辨出谁才是真正正确的问题。这种对分歧的妥协看起来是对个人利益得失的计算,一些自己不太在乎的、可有可无的事情上就容易妥协。问题的焦点就在,当一些自己在乎、关乎核心利益时,我们能否如我们平常所说的那样,包容和接纳多样性?

完全依赖于个人的观点,不同的人乃至同一人在不同的时期所在乎的东西是不同的,即使如菜品的分歧上也容易导致无法妥协的情形。如果换到神学立场上,如何才能做到包容和和平共处?

显然不能忽视这样的分歧,但是如果两个不同神学的教会可以取得联合吗?搁置争议、求同存异看起来是一个不错的方式。但是争议不能永远搁置,最终人们不得不面对争议的时候如何才能保持合一?把神学争议的问题及其背后相关的一整套逻辑以及目的一起拿出来对比和思考是第一步,其次是分享彼此的圣经依据,再次是找到从圣经到观念之间的证据。只有当这些证据仅仅是一些可能性的时候,或者说发现自己的证据仅仅是一些可能性的时候,人们才能最终归结为神那隐秘之事,继而承认自己有限的同时彼此不再争执。这种不再争执不是妥协,而是发现双方都不具备那不可争辩的理由,有待于神在将来显明。这样看起来还是相对容易的,

如果仅仅评价观念,很难做到不再争执,观念上的不同只能是妥协。也就是说实践上,是不能搁置的。人们不能因为对如何得救的争议而不去传福音,人们也不能因为基督身体与圣餐之间的奥秘而停止圣餐。于是,在面对得救与圣餐之类问题时,人们必须要有一个妥协的方案使得虽然有争议依然可以上事情继续。同时保留不同的观念而做同一样事情也是可能的,只是人们容易冲动地要求别人与自己一致。

另外一个问题是,为了刻意训练自身对多样性的包容,是需要刻意寻找具有不同观念的人合作。最近的祷告中有一个想法,在我们的教会治理中需要刻意寻求一位姊妹的意见。即使不考虑多样性,与不同观念的人接触也是促进成长有益的方式,什么都一样是没有任何新意的。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By 清水之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