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罪,是行为还是内心

人们通常认为罪是在行为和心思意念上违背神,在神学上也会讨论人的本性是罪。在对罪进行分类时,一般有三类:言语、行为以及思想。即在虽然在言语和行为上正直,若是思想罪恶也是得罪神;同时若是思想正直,在言语和行为上得罪神也是罪。前者例如福音书中耶稣关于奸淫的教导,后者如创世记里神拦住亚比米勒。

但是,我们仔细查看圣经上关于罪的教导时,我们也会发现这其中的矛盾。例如:不可杀人,但是神使人去杀人,或者神直接用硫磺与火杀人。这让人得出这样的结论,一种行为在本质上没有罪与义的区分,只在于行为背后的意图的是什么。这样的话就可以很合理的解释杀人、甚至神让人娶妓女、吃血等一系列的问题。但是这样与神拦住亚比米勒事件就相矛盾。

在古德恩《系统神学》谈到神的护理时,在神的协作与罪的这个标题下也出现这样的一个难题:如果神的协作是预先决定人会产生特定行动的协作,那么神就会成为罪的创始者。在解答这个问题时,古德恩应用了达博尼的一段论述,大意说神的计划和作用都是圣洁的,因此神不会是罪的创始者,罪的创始者只能是第二因。

有关神对于恶行的计划的“护理式发展过程”(providential evolutiob),这就是我的描述;神借着祂无限的智慧和能力,如此组织、安排自由行动主题周围的事件和对象,并且一路上将每一个灵魂,安置在一些处境面前,祂知道那些处境会成为足够的客观诱因,使这个灵魂采取行动,去完成它天然的、自由的活动,而这获得恰好是神的计划所要求的。因此,这个行动仍然是人独立的行动,虽然它的产生是靠着神有效地保守的。因此,罪只是人自己的犯的。在人的罪恶中,神的关切是圣洁的关切,首先,因为神在安排要确保罪会产生的当中,祂本身一切的作用都是圣洁的;其次,祂的目的或计划也是圣洁的。神定意这个行动的罪,并不是因着其罪恶的缘故;神仅仅定意借着这个行动所要达成的结果,而这个结果总是配得上神的圣洁。——达博尼

我们或许可以诉诸神的主权来对待那些神要求人做出“罪行”的事件。因为神对世界乃至人都有绝对的主权,所以祂定意做什么都有合法的权利。但人没有,人无论出于己意做什么都是违法的。这样的假设下,义就只能归于神了。但同时,人也将无法效法神的义,无法跟随耶稣的脚步成为圣洁。因为没有人可以通过“效法”来获得对世界的主权。

于是,我们不得不加上一种条件。就是在神的授权范围内行事,这样才能做到效法基督之义。这样的话,我们回到神拦住亚比米勒事件上又会产生出新的问题。对亚比米勒来说,他以神看为“心中正直”的方式去行事,还不属于神的授权范围吗?也就是说,人在世上所获知的神的每一个圣洁的教导(无论是条文还是精义)都是没有意义的。更大的问题是,人如何得知神的授权范围是什么?神显然没有在每次祷告中都明确回应人该如何行,人的普遍生活大都依据圣经的原则。

或者我们可以把不犯罪建立在对神的信心上,虽然人很多时候不知道神的旨意,就如亚比米勒不知道神对亚伯拉罕的祝福。倘若一个人如果以神的教导生活,当可能出现越过神的授权或伤害神的计划时,神就会及时出现提醒以制止人犯罪。这样我们绕了一圈还是回到了讨论行为的动机问题,不过好的动机也不能保证人不犯罪,还需要神及时的制止,这样也就兼顾了行为也犯罪的问题。但是,圣经上还有很多神没有制止的并且是出于他旨意去做的被视为“罪”的行为。

那么,我们要不要得出这样一个残酷的结论:神保守的义人,神看中的是人对祂的信靠,具体的行为没有实质上的影响。在“义人”的行为上给一些人带来了伤害,神不是太在意他们的想法和结局如何。这看起来就像一个双重标准:对神定意拣选的人来说,神会查验他们的内心,给了他们一个称义的机会;对神没有拣选的人来说,他们并不在神的考察范围内,他们注定是要死于罪里。

如果在罪上面我们要注意行为,那么我们就会思考什么样的行为是罪,会给自己的行为设定一些限制。如果我们要注意内心,我们就需要坦诚自己,会让自己竭力思想神的旨意。前者让我们意识到罪的严重性,甚至是不可轻易饶恕的,对我们理解神的圣洁很有帮助。例如:我们必须真正地对罪进行悔改。后者给我们一个恩典,可以原谅一些人的软弱,可以在某些行为上妥协。就如:与外邦人婚姻、女人讲道等。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By 清水之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