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雨露

希望与绝望

Water

Water

耶稣说:我就是道路、真理和生命,若不籍着我没有人能到父那里去。

希望和绝望(6):教会生活

转眼之间,丁月已经回到教会六个月了。她现在每天都会坚持祷告,也会为了伊莲祷告,她希望伊莲可以平安。在半年里,丁月参加了一个教会的门训班,她希望自己在信仰方面有所成长。接受别人的训练是一个很好的方法,此外也可以让她有固定的时间可以脱离工作上的众多事情。她变得越来越信靠神,并且真实地认为生命成长是一个基督徒必须要追求的事情。

只是伊莲还没有任何消息。人们似乎已经忘记了前任牧者的事情,或者说人们认为他不是一个好的、坚守的牧者而避而不谈。

每周的礼拜和门训班丁月都是最积极的哪一位,早早地就到教堂和教室为接下来的礼拜和培训祷告。她工作越来越忙,这促使她更加珍惜有限的时间用在寻求神的事上。丁月的收入也越来越多,渐渐成为整个教会里奉献最多的人,她也总是很慷慨,她把这些都当作神交托给她暂时保管的财物。渐渐地,有很多姊妹也开始接纳丁月,随着对伊莲的遗忘,也没有人再议论丁月,反而很多人都觉得她的生命很好。于是,很多年长一点的姊妹也就开始关心起丁月的终身大事了。

丁月其实并没有多少心思在寻求恋爱和婚姻上,一是因为她现在的工作的确很忙,公司正处于一个扩张的关键时间,抓住现在的机会或许可以让公司的业务拓展到火星;另一方面丁月也还对伊莲有些牵挂,虽然不能说是特别地等待,至少她希望可以再见一面和感谢伊莲。

不过教会姊妹的热情具有很大的能量,她们已经把这个事在同工会的祷告中告诉了教会的长老。在每周一次固定为单身基督徒的祷告中,大家看到丁月对神的热情,几乎所有的长老、执事和同工都为她祷告。她们求神给丁月预备一位合神心意的丈夫,一位生命的好的弟兄。其中有一位弟兄更加热心,他叫王杉。他也是平时表现得很热心、积极参加培训和学习的基督徒,得到大家的一致认可而在去年被任命为执事。他也同时决心完全献上自己,全职在教会里服侍。教会上上下下都觉得他不错,也很早就为他的婚姻祷告。他心里默默地求神,希望神带领他和丁月在一起。不过在教会里显然不止是他一位单身弟兄有这样的想法,面对一位既漂亮又热心寻求神的姊妹,很少有不动心的弟兄。此时,已经没人有再议论丁月和伊莲以前的事情了。

很快就到要到圣诞节了,教会开始筹备圣诞晚会,也邀请弟兄姊妹们开始准备节目。经过一段时间的祷告,王杉确信他对丁月的感动是真实的,他也就遵循教会的传统把这样的想法报告给长老们。长老们很高兴,认为这是一个不错的机会,也许可以促成一个美好的婚姻。在他们看来,王杉和丁月都是生命很好的弟兄姊妹、郎才女貌,十分配合。在准备节目的安排里,王杉和丁月被有意地分到了一组,他们要准备一个合唱。王杉在唱歌上很有恩赐,这方面深受大家喜爱,也是教会诗班的领唱。本来圣诞节活动丁月是不准备参加的,可是一位长老出面了,说基督徒不能只有听道和培训,还需要在其他地方表现对神的爱,参加圣诞节献唱也是一个很好的方式。丁月自己也喜欢唱歌,唱得也还可以,要不是工作太忙也会加入诗班,听了长老的劝说也就欣然同意了。

于是,有那么一段时间王杉和丁月会有更多接触的机会。每次他们都会在教会的一个培训室里练习合唱的曲目。这是王杉的选择,他希望他们的交往可以持守圣洁,不要有诱惑和犯罪。他们练习得很好,和声也很完美。很多旁听的姊妹都很高兴,她们似乎看到了美好的希望。

丁月这段时间似乎也察觉到了王杉对她的一点点心意,不过王杉没说她也不好意思拒绝,何况两人还是在一起练习合唱,也许是因为练习的原因也说不定。她除了有没心思恋爱的理由,其实也是对王杉没有一点感觉,甚至她完全不喜欢王杉。除了他是教会的弟兄以外,丁月不认为王杉这样的人是值得托付终身之人。王杉虽然热心服侍、也积极寻求神参加培训,但是在他身上总感觉少点什么,让她觉得王杉不是一个成熟的人。这时,一位长老也来旁敲侧击地关心了下丁月。一方面勉励她好好信靠神,另一方面也问了她对教会一些弟兄姊妹的看法,其中当然就有王杉。丁月出于对长老的信任,也是很客观地评价了,对王杉总体来说是认可的,认为是一位不错的值得教会培养的好弟兄。这让长老心里很高兴,姊妹们听到这个消息也很高兴。

不过一个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在圣诞晚会合唱结束后,教会居然安排了一个特别的环节:王杉向丁月表白。看着王杉激动得颤抖的样子,捧着玫瑰花走到自己面前,丁月非常地吃惊。不得不说她吃惊的样子也非常漂亮,都让姊妹们误以为她会激动地答应了。现场的长老和弟兄姊妹们也开始高呼:“答应他!答应他!”,甚至都没人注意到王杉还一句话没说出口、只是张了张口。可是丁月并没有,过了一小会,在王杉焦急地等待中,她深呼吸了一口气后说:“不好意思,我想我们之间有什么误会,我现在还没有想过恋爱。”

刹那时,全场鸦雀无声。可能过去了几秒钟、或是几分钟,丁月率先走下了舞台。

       有那么几周的时间,王杉都没有在诗班中领唱,他故意躲避着人们的目光。不过有很多人则热心谈论这个尴尬的事情,慢慢地评论里更多都是关于丁月的不是。人们认为她可能是被金钱捆绑了,太多时间花在工作上,太多在乎世俗的东西而拒绝生命这么好的一位弟兄。也不知道从谁那里开始再一次翻出丁月曾经诱惑了伊莲的旧账,到最后长老们都不得不出面来找丁月谈话。

       出于顺服的原因,丁月接受了长老们的意见,接受了一次谈话的安排。不过看上去谈话并没有达到教会姊妹们的预期,丁月并没有表现出悔改。并且公然承认她心里是有对伊莲的牵挂,并且也想在这段时间专心在工作上,因为公司面临一个很重要的机遇。丁月也表达了自己对王杉的看法,她不知道该如何形容,总是觉得自己不会喜欢这样的人。也许是王杉不够成熟、也许是他太过于热心信仰而不接地气。这更是让姊妹们诧异,难道一个生命好的弟兄是一个不成熟的人吗?难道服侍神不是最重要的吗?长老们倒是没有再找丁月谈论这个话题,只是勉励她要有信心依靠神,注意不要被工作所捆绑。

       随后的日子里,在教会的时间并不能让丁月感到开心,好像那些对主的热情以及感动都消失了。她开始为此而祷告,因为她相信:凡扣门的就开门,凡祈求的就得着。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