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和绝望(9):巴拉巴

这位中年男人的确是火星教会的长老,如果丁月更加熟悉的话,会从他的服饰上知道他并不是普通的长老。肩章上的金色说明他是少有的黑衣长老之一,黑衣长老是火星教会最高长老议会的成员,这个议会由7名长老组成,是由火星教会49个教区的全体会众投票选举和按立的教会领袖。他叫巴拉巴,是人们所选择的巴拉巴。

当巴拉巴知道丁月是因神的恩典而感动时,不禁赞叹到:“感谢神,现如今很少有人真正又发自内心的经历神了。感谢神让我今天看到一位难得的姊妹。“

这样的称赞,丁月虽然欣喜也有些不好意思,她清楚知道自己还有很多的软弱和挣扎,否则她也不会期望在旅途中获得改变和成长。“感谢天父,我还有很多的不足,也谢谢您,想必您是一位长老吧。”

“我们每个人都有很多不足,但不是每个人都愿意寻求神。”巴拉巴并没有解释丁月对他身份的猜测,似乎看穿了丁月背后的遭遇,进一步肯定和安慰丁月。“有病的人才需要医生,只是很多人似乎都忘记了这一点,把自己和他人当作完美的人来要求。”

丁月感谢地点了点,感兴趣地问道:“听说在火星只有一个教会,人们都有坚定的信心吗?“

“哈哈哈“巴拉巴不禁笑了起来,“这又是人们的误传吧,我们何曾有过所有人都是坚定信仰的时代,过去没有,如今也没有,在传教的使命上我们依然有很多事情可以做。”

“火星上也不只是一个教会,虽然现如今火星的七个大区中五个大区都是由我们教会在背后管理,但还是有很多别的教会以及别的宗教。当然,无论教会的大小,按照圣经我们都是神的教会、同一个教会。”

看着巴拉巴爽朗的笑声,丁月彷佛也被感染,从刚才的情绪中变得有些开心起来。眼前这人,明明是一位长老,但是给她的感觉就是一位慈祥的长者。“我们以前都是很羡慕火星教会生命,也听说在火星人人都会信主,我们在团契祷告时也常常期望我们可以像火星教会一样。“

“但事实并不是如此,火星的教会只是更加统一一点,虽然大部分人也都是基督徒,不过仅仅是宣称而已。其实每个地方都是一样,传福音的使命总是迫切的事情。“

“这是因为人们不实际参加礼拜的原因吗?我听说在火星由于引力比较低,可以允许人们在引力仓里控制人造身体参加工作和生活,于是很多人就不亲自参加主日崇拜了,只是操控一个身体过去而已。“

“这并不是主要原因,我们甚至不认为这是一个问题。如今火星的人造身体已经可以让操控的人完全的身临其境,无论是嗅觉还是触觉都可以做到完全的一致。我们叫做Ⅱ体,通过Ⅱ体参加主日和自己没有什么区别,人们可以做到无差别地身临其境。当然,Ⅱ体并没有得到你们政府的允许,只有极端危险的情形下才能被使用。所以,你们的教会也没有接受Ⅱ体参加礼拜。”

“这样真的可以吗?”丁月听见巴拉巴的回答很是吃惊,在她所接受的教导中,亲身参加乃是最大的尊重,如果不能亲身出席礼拜,那无疑是对神的冒犯。所以在她周围的教会一般都会禁止人们使用人造身体,或者在虚拟环境中进行礼拜。当然教会主要面临的问题是虚拟环境,而不是人造身体,因为政府在很多年前就禁止了,也不允许对人的身体进行任何物理和生物上的改造。

“为什么不可以呢?礼拜中重要的是形式,还是人们敬拜的心呢?”巴拉巴和蔼地解释着“就像以前,人们会强调礼拜时要跪着,可是如果一个无法下跪的病人,那么他该如何敬拜呢?”

“而在火星上,每个人都像病人一样,如果离开Ⅱ体,就会骨质酥松而死。“

“这样的话也的确符合火星的情况。“丁月思想后诚恳地回答到。

“看来你并不像你们教会的那些牧师一样固执,哈哈哈……“巴拉巴也很诚恳又带有一点赞扬的笑声再一次响起,”当然,他们也不一定是你的牧师,我知道你们的教会都是各自分散的,不像火星这样统一。“

丁月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吐槽牧者们的固执,虽然就她自己的经历来说,并不是所有牧师都那么让人感觉像一位牧者。不过她更加觉得眼前这位长老很亲切。丁月随即也想到伊莲,好像伊莲并不太固执。

丁月也就更加感兴趣地问到:“那你都遇见了哪些固执的牧师呀?“当问了这句话,丁月似乎才发现眼前的这位很熟悉,那不就是前几天新闻里报道的火星著名教会领袖、神学家,七大黑衣长老的巴拉巴来访。想着报道中那些参与接待的、被教会弟兄姊妹们所推崇的著名牧者,被眼前这位形容为固执,丁月无言以对。不过丁月好像还有点高兴,难道是因为那些姊妹的缘故吗?

巴拉巴也从丁月的表情中看出她认出了自己,也只有无奈地笑了一笑,总不能让他把别人的牧者挨个提出来贬低一顿吧。大家懂就行,有的时候并不需要语言,两人相视而笑。

接下来的谈话也很愉快,丁月在巴拉巴爽朗又有智慧的言谈中得到了许多帮助,也重新思考了一些从前认为理所当然的一些教导。虽然有这样一位名人给予耐心的解答和分析,丁月也保持着一颗谦卑和慎重的心,一面虚心求问、一面也不妄下结论,她会再经过一些思考和询问后确认应该要接受的观点。她觉得这或许就是神赐给自己的一个契机,可以带给自己更多的成熟和成长。继而在随后的旅途中,丁月也就隔三岔五地向巴拉巴请教,从十一奉献到全然献上、从什么时候圣灵降临到女性是否可以成为牧师、从创世的年龄到千禧年的情景……各种各样,无论是丁月自己的经历还是从前代书籍上所看到的问题,都一股脑儿地抛给巴拉巴。巴拉巴也来者不拒,每次都很仔细地分析问题的来源和焦点,顺带介绍各种观点的差异,一切都能有条不紊地徐徐道来。这让丁月不禁佩服起眼前这位长老的博学,她甚至认为,这才是长老应该的样子——博学、耐心和谦逊。

在每次聊天的时间里,除了神学上的一些问题,他们也会聊到一些别的有意思的事情。当巴拉巴听说丁月是要到火星开拓商业时,也很真诚地给予赞赏和鼓励,并愿意为丁月引荐一些相关的朋友。丁月当然知道巴拉巴的引荐会是极大的帮助,不禁更加感谢神、也感谢巴拉拉。尤其对丁月有着重要意义的是,她这是第一次被主内的人肯定,很受鼓舞。如果丁月知道她离开教会后人们对她的评价,她可能会更加感激。

因为认识了巴拉巴,丁月对未来火星的工作也更加有信心。当然她其实也没什么好担心的,毕竟事先公司老板已经安排好了所有接洽的事情。不过人嘛,总会对一些未知的事情感到一些担心。这无关信心,可能只是生命的本能反应,正是这种担心促使人为了生存而对未来做好计划和预备,也促使人不断地思考和进步。对丁月来说,不仅仅是巴拉巴的这番鼓励和帮助;甚至对每个人来说,在异国他乡有一个朋友或许才是更令人放心的事情,更何况是有一位可以提供帮助的长者,那么还有什么好怕的呢。

3 comments

  1. 啊,我也好想有一位如此博學的長老。
    我的長老雖然留過學,但並不博學。他上大學時,認爲讀書是浪費時間,不如掙錢,所以還沒畢業就去撈金了。
    但我有一個博學的哥——谷哥。只要我勤問,這個哥總會給我很多解答。
    昨天開會,pastor再次強調,只有線下聚會才能實現位格性相交。
    聽我的pastor說,美國現在都有VR敬拜了。不僅可以身臨其境地敬拜,而且還可以選擇各種不同風格的敬拜方式。
    其實呢,如果敬拜流程中只有講道、公禱、集體唱詩、集體學習(如要理問答、信仰告白)的話,我覺得線上線下沒太大差別,都像聽一場講座。
    主日中午的禱告會有個人分享環節。近來發現禱告會比敬拜有趣一些,更吸引我一些。

    文中倒數第二段提到丁月離開教會后,人們對她的評價。那接下來是不是該寫原來教會的情況了?

  2. “如果丁月知道她离开教会后人们对她的评价,她可能会更加感激。”
    我誤會這句話的意思了。我原以爲,作者的意思是,丁月之前的教會改變了對她的看法,現在認爲她沒什麼錯。對此,丁月很感激。
    現在想想,作者的意思更可能是:丁月原來的教會仍然認爲她有錯/罪,所以丁月很感激火星長老巴拉巴對自己的肯定。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By 清水之澜

打赏

可长按保存图片至本地后进行二维码识别。

扫码不方便?

若在微信内打开,也可以通过“跳转至公众号打赏“。

联系作者:flywowliu@proton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