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雨露

希望与绝望

Water

Water

耶稣说:我就是道路、真理和生命,若不籍着我没有人能到父那里去。

希望和绝望(7):离开

在圣诞事件之后,王杉看起来受到了相当大的打击。教会已经决定暂时给予他一些假期,因为他看起来实在不能很好地服侍。王杉似乎并不这么认为,他还坚持来教会,预备各种服侍。他想的是作为一名基督徒,无论何时都不能放弃对神的信仰,也就不能放弃对神的服侍。不过王杉实在不能把简单的事情都做好,就算是他熟悉的唱歌也总是在跑调和忘记歌词。这一点上人们都很同情他,也认可他的坚强。于是也就自然地认为都是丁月的错,她不是真正愿意寻求神的,否则怎么可能错过一个生命好的弟兄呢。

今天,王杉从家到教会的路上看见一则广告。介绍的是一款全新饮料叫:月华芬香。广告的创意是一位白马王子经历重重困难终于见到了自己的公主,可是公主因为被巫婆下了时间之毒而变得年老了几十岁。年轻的王子伤心欲绝,他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可是想着曾经与公主美好的时光,王子开始振作起来。他来到最高的山峰之顶对着月亮祷告,祈求公主可以像月亮的光华那样柔美而绵长,可以持续散发出年轻美丽的芬香,好像那野地的花四季常开。于是,月亮答应了他的请求,滴下一滴甘甜的精华让公主恢复如初。显然,这甘甜的精华就是这款新饮料了。

按说这个广告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只不过是占了一个“月”字,让王杉特别有感触。也许再加上有着一个艰难的爱情故事在里边,更是令他情不自禁。王杉认为自己不比王子差,也愿意为自己的公主献出生命,为什么丁月就不喜欢自己呢?也许是自己没有表现得更好吗?没有表现出牺牲吗?还是丁月真的信心有问题,看不上自己全职服侍?

王杉整天都在这种忧愁伤感的思绪里度过,心情很难平静下来。不过这段时间他的祷告倒是比以前多了不少,这也可见其的信心。不像一般基督徒那样,仅仅是为了自身的某些需求得到满足,王杉是真的愿意来依靠神。他这段时间读得最多的经文是哥林多前书13章关于爱的颂歌,甚至比以前更有感触和收获。他在“爱是恒久忍耐”这点上尤其感受颇多,他想自己现在算是深刻理解了爱与忍耐的联系,他本应该多忍耐一些的。

当王杉还在痛苦中祷告和默想时,丁月已经登上了去往火星的飞船。

丁月本来没有这么快的计划要去火星,只不过最近在教会里实在让她很难过,加上公司的业务最近高歌猛进,有了一个在火星拓展的机会。公司需要一位精通和熟悉公司业务,又对公司忠诚高级管理者前去进行前期的业务落地。丁月显然又是这么一位合适的人选,她因信仰而对公司的忠诚和敬业深受老板和同事的认可。不过这也意味着丁月必须要在火星呆上一段时间,一年或者几年。她最不放心的是父亲,父亲的身体这两年并没有太多好转。虽然她曾花了很多钱给父亲买了一个智能服务机器人,可以很细致地照顾,可她还是希望能多陪陪父亲。

不过这次父亲也鼓励她去火星拼搏一下,年轻人就应该多出去闯闯。其实父亲也是观察到丁月最近的精神状态有些差,他知道丁月在教会受了委屈,加上以前的事情,出去一段时间换个环境也好,他也希望丁月能够早日遇见她的如意郎君。

伴随着一阵阵的战抖,飞船开始启动起来。以前,人们还在谈论如何利用可重复使用的火箭降低航天成本,谈论如何去到火星定居,是否需要用核弹给火星升温。如今,人类已经可以频繁地来往。首先搭载小型的天地穿梭飞船去到外太空,换乘庞大的星际货运飞船,乘坐货运飞船到达火星轨道之后再换乘穿梭机去到火星地面。虽然人类频繁往来于火星,去火星的星际飞船一般都是以货物运输为主,在星球之间互通有无。在此基础上飞船设计了一些可供人类生活的空间,单次的时间一般需要3~6个月,这就好比以前西方到东方的航运时间。

为了避免人们无聊,星际飞船上的设施可比豪华游轮,餐厅、酒吧、台球室、游戏室、影院、游泳池、健身房、公园应有尽有。当丁月从对接通道进入时,就感受到了一股纸醉金迷的气息。这艘星际飞船取名“金色辉煌”真是名副其实,除了建筑的装潢是金色为主,两旁列队欢迎的乘务人员也是身着金色调的服侍。丁月早就了解了这艘船的一些情况介绍,所以她给自己的房间定了一个比较充满自然绿色的环境。这是属于公务舱的特权,为了让人们享受这段旅程,房间的环境可以定制。房间大小是一室一厅、卧室和会客厅,带一个小的入户花园,花园内正盛开着丁月喜欢的百合花。因为百合花代表纯洁尊贵,她希望自己也可以像花这样,也努力活成这样。

其实丁月心里还是对以前和男朋友之间发生的事有些在意,她有时心情低落会觉得自己再也不是纯洁尊贵了。这曾经更是令她无比痛苦和自卑,好在神给了她安慰,她也在伊莲身上感受到了关心,才慢慢地走了出来。也许正是如此,她才特别地想要再次见到伊莲。不过她自己确实地信靠神,她相信(约一1:19)神会洗净她一切的不义,因为她已经承认了自己的罪。

在丁月离开后的礼拜日,教会才知道她离开的消息。最大的失落无疑就是王杉了,他听到这个消息时简直是肝肠寸断。姊妹们更加坚定了对丁月的负面看法,王杉也渐渐相信了起来。当没有辩解,又有人执意要质疑时,人们总会找到一个人的种种缺点,即使不是真的,也可以描绘得惟妙惟肖、以假乱真。不过,这种情况也仅仅是一个群体的自嗨罢了,故事的主角早已离开相隔万里、海阔天空。离开,有时是一种距离,有时则是一种人生。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