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与绝望(5):黑暗、寂静

丁月在周日礼拜的时间准时来到教会,她美好的心情一下就变得愁烦。她知道到了人们对她的误解和议论,不过她现在不在意这些,她很为伊莲担心。一年来,她没有再联系过伊莲,伊莲也没有和教会里的任何人有过联系。人们在听了她的分享后,也开始担心起伊莲。不过这并没持续多久,教会每次礼拜总会有一些新人进来,也会少一些老人。只有丁月每天开始为伊莲祷告,她祈求神保守和带领伊莲。

不知道什么时间开始,伊莲迷迷糊糊地醒来。他朦朦胧胧地,感觉自己的意识不是那么清晰。除此之外都是黑暗和寂静。他什么也不清楚,就又失去了意识。

黑暗、寂静……

又不知道过了多久,伊莲再一次醒过来。他试图看一下在哪里,但他发现自己怎么也睁不开眼睛。甚至他感觉自己没有眼睛,没有神经上的反馈。他也试图动一下,发现除了意识外什么也感觉不到。不过这次他依然很快陷入了昏迷。

四周又是黑暗、寂静……

又过了很久,伊莲醒来后还是发现自己处于黑暗当中。除了自己的意识,其他的肢体好像都没有了,没有感觉、没有疼痛、没有反馈。哪怕是肢体都残疾了,好歹也可以感受到一点什么吧,可他现在什么都感受不到。他想发声,也发不了。他也听不见一点的声音、闻不到一点味道。他开始有一点恐惧,自己是怎么了。

“死了?我现在只剩下灵魂?我该怎么办?怎么办……”伊莲很自然地有些未知的恐惧,只是他还来不及想太多就又陷入了昏迷。

黑暗、寂静……

当再一次醒来后,伊莲从恐惧中回转过来。他开始肯定自己是死了,因为他已经记起自己从山崖边跳下去的情形,几百米高的山崖他应该不会活着。想到这里,他突然觉得很得意:“果然没有神,这就是死后的状态吧,什么都没有,四周都是虚无。”他不禁想放声大笑,却忘了现在什么都做不了。

“那些信神的人真是愚蠢,还好我及时放弃了,死了之后什么都没有。”可是转念他就开始感到悲伤,为他自己的青春而悲伤。他曾是牧师,还立誓要侍奉一生。他从小跟随父母信靠神,在主日学的时候就被大家称赞是神的小帮手。成年后,他进入神学院学习。以优异的成绩毕业后就来到教会服侍,开始只是传道。但他很热心,很积极地学习。他对圣经熟悉,对神学的问题也能把握关键,几年之后就被按立为牧师。他现在很后悔,早知道就该多享受一下生活,多出去走走,看看世界。他以前的人生似乎只有教会、只有信仰。可是现在对他来说,即使曾努力地做了很多事情,到头来都是一场空,甚至还是为了一个虚无的信仰。

“死亡原来就是这样,没有神、也没有魔鬼。虚空的虚空,一切都是虚空。”伊莲现在很后悔把自己的时间都奉献给了教会,特别想到自己每一天的服侍、每一次的接待、每一次的读经、每一次的祷告,显得多么愚蠢。人们的信仰不过是为了安慰自己,神学不过是为了更好安慰的自圆其说罢了。

“神,真是可笑,人居然会编造出这样的东西。”当越想起过去的事情,那些为了寻求在信仰里更加敬虔的努力,伊莲越是后悔。渐渐地,负面的情绪就多了起来,他开始埋怨自己的愚蠢,也带着尴尬和羞愧的悔恨:“我还曾可笑地鼓励他人要有信心,劝勉他人要耐心等候神的旨意成就。”随着清醒的时间越来越多,伊莲的精神越来越负面。如果是正常人,应该会大发雷霆,做出一些疯狂的举动。他甚至想再一次地杀死自己,当这个念头出现时,伊莲终于感到孤寂和恐惧。一切都尘埃落定,所有的过往都与他无关,他就像夜晚里掉入深坑的野兽,在风雨中绝望。他不会再有机会改变什么,只能等待着猎人来猎杀。甚至他感到自己比野兽更惨,他现在只剩下一点意识,其他什么都没有。没有声音、没有气味、没有触觉、没有神经的反馈。

孤寂和恐惧带来绝望,绝望使他仅存的意识也到了崩溃的边缘,他的意识又渐渐变得模糊。一些过往的记忆如碎片般闪现,如同整个夜晚里只有唯一的一只萤火虫在一点一点地闪动。即使这样,出现最多的也是对服侍的悲伤和悔恨,两者交织一起形成一个弥漫整个灵魂的幽暗。偶有童年的开心、父母的温暖也被淹没过去。这样,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几天、几周或几个月、几年……

直到伊莲的记忆里突然闪现出了一个人的样子,他的心在这一刻仿佛颤抖了一下(如果他有心的话)。他潜意识地想抓住她,想留住她微笑的样子。

“丁月、丁月……”他似乎在呼喊,可是什么声音都没有。

伊莲焦急地“呼喊”着,看上去毫无用处,实则让他的意识从崩溃边缘逃离了回来。当这种意识越发强烈之后,他终于有机会开始思考自己在哪里,自己为什么会如此。如何才能再次见到丁月成了他心中的一颗希望之种,支撑则他衰弱的灵魂免于消散。可是,这样的思考持续不了多久。因为他什么也做不了,也得不到任何的回应、任何的反馈,哪怕自己的心跳也没有。这样的寂静令人孤独、孤独使人绝望。在几乎再次陷入崩溃的边缘时,他突然感到一种更深的恐惧。

“我不会是在地狱里吧,若是没有神我怎么还会存在意识?”伊莲想着,要是在地狱里就更没希望了,所有的一切都可能是他逃避神的惩罚。在圣经里,地狱是不信人的结局,在那里只有无尽的痛苦和折磨,没有希望、没有爱、没有光明……这将是永恒的结局,再也不会有改变的机会。这是最大的痛苦、最悲惨的结局,一切的“好”或“美好”都与地狱、与地狱里的人隔绝。他记得曾有一次讲道还特别向大家强调了这一点,因为在地狱里,没有神的同在。人们再也不能靠自己的能力做什么,不能在任性妄为地为自己的骄傲而努力。那些以为没有神更好的人,必会陷入绝境。因为他们再也不能满足自己的欲望,哪怕这点欲望像一粒小小的芥菜种,活着的时候只要一个念想就可以满足。地狱里的人都无法做到,无法满足自己。因为人的能力都是来自于神的恩赐,在地狱里,留给人的只有无尽的欲望与欲望带来的空虚折磨。伊莲的恐惧更加深了。

“不对,如果是在地狱,我为什么还可以见到丁月?”伊莲略带怀疑地想着,“难道这也是折磨,可我依然希望能够再次见到她,这点是希望吗?”

黑暗是寒冷的。因为它寂寞,寂寞会使人无依无靠。伊莲就处于这样的寒冷里,他不知道自己身处何方?是死亡还是活着,是地狱还是虚无。有时他期望自己在地狱,至少神会知道他现在的状态,这似乎变成了绝境中唯一的希望或奢望。有时他害怕虚无,因为一切都变得毫无意义。他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寻求神,或许寻求也无用,现在的他就是面对死亡的真相吧。除了意识,渐渐模糊的意识,什么都感觉不到,更谈不上要做点什么来努力。

“这就是可怕的死亡和黑暗吗?让我消亡吧!”伊莲几乎彻底的绝望了。“神啊,让我消亡吧!”


文章已创建 384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相关文章

开始在上面输入您的搜索词,然后按回车进行搜索。按ESC取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