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期活动

2020-10-17《天龙八部》人人心中都有一个慕容复

2020-10-17《天龙八部》人人心中都有一个慕容复

2020-10-18 天龙八部

内容概要

作者和内容概要

1、《天龙八部》是著名作家金庸的武侠代表作,著于1963年,历时4年完成。金庸生于1924年,1948年移居香港,被誉为“香港四大才子”之一。

2、《天龙八部》描写时间在宋哲宗时期,以宋、辽、大理、西夏、吐蕃等王国之间的武林恩怨和族群矛盾为背景,对人生和社会进行审视和描写,展示了一幅波澜壮阔的生活画卷。

小说开始以云南大理国武林世家镇南王之子段誉,为逃避习武,来至无量山中。因种种机遇,学得一身古怪奇妙的武功,并先后结识少女钟灵、木婉清,互相悦慕,岂料此二人是父亲段正淳四处留情的私生女······。

小说结尾是段誉携手王语焉,无意间看到精神恍惚的慕容复终于做了把皇帝。

3、小说主要讲三个故事每个故事对应一个主人公,相互穿插。

3.1 开始是段誉和他父亲私生女之间的纠葛和恋慕。

3.2 中间是萧峰的身世之谜和寻找带头大哥。

3.3 最后是虚竹意外成为掌门,虽然被迫却统一逍遥派、惩罚了叛教者丁春秋。

小说中人物鲜活、性格各异,值得一读。孔庆东教授曾在他的《金庸评传》中说:“我遇到的读者说《天龙八部》最好的人最多,其次是《鹿鼎记》。”

进入小说

小说非常精彩,下面仅介绍第一回 青衫磊落险峰行。请自行阅读第一回的内容【https://m.shutxt.com/wx/883/25195.html】

分析:无量剑的东、西两宗比武决定下一个五年谁可以住无量山的剑湖宫。看似平淡的第一回,已为全书打下背景。从邀请嘉宾和见证人来看为求比试公平,弟子公开比武而不是暗斗或宗主较量可见先辈设计制度为发扬无量剑。再说一下从侧面反应出的问题:

首先,邀请来的嘉宾和见证人,已经没了良心。当无量剑东宗宗主欺负一个不会武功的少年时,这些所谓的英豪没有出来主持公道的,最后是一个15-16岁的少女为这少年解了围。

第二,段誉因不经意的笑声,差点被杀。这件事竟然出自宗主的授意,别人都劝不住,可见其内心的狭隘。宗主虽然武功虽高,人品却是一般。可以推想40年前北宗离开的原因。

第三,龚姓中年取胜的方式,若单从这一回来看,用技巧取胜也是取胜,但从整本书可以推断无量剑和龚姓中年人的武功平平无奇。看来蛮横和武艺水平没有关系。

小说第一回 江湖的轮廓跃然纸上,把偏离“正道”的江湖描绘出来。

反思

萧峰的悲剧结局(民族主义与个人品格)

许多人都为萧峰最后自杀惋惜,因为他个人品格没有丝毫污点,最后却无处可去,被迫自杀。为什么萧峰不得不自杀呢?

可以说萧峰是被以血缘为基础定义关系的儒家文化杀的。。虽然在萧峰退下丐帮帮主之前没有做一件对不起大宋的事,那时的文化环境还是容不下一个契丹人做领袖,这样的状态令读者惋惜。。

萧峰被以血缘为基础定义的关系所害,他自己恨恶这点吗?不是的,萧峰身在这样的文化毒瘤中而不自知,甚至为之自豪。当萧峰知道一直追查的大恶人是自己的父亲萧远山时,说:父亲犯的错,杀的人都归在我身上。是关系胜过了公义吗?不是,当时萧峰和萧远山除了血缘外毫无关系,当时的文化通过族群(血缘)的名义划分,通过划分的方式聚合一群人,通过血缘(族群)的方式把人绑在一根绳子上。

萧峰是金庸有意塑造的悲剧人物,金庸就是让我们来反思民族主义的问题,同时小说不只从这个角度塑造萧峰。小说里萧峰不断下降,从众人佩服的丐帮帮主开始,到失去帮主之位,到聚贤庄杀了许多汉人,到发现自己是契丹人,到有恩于自己的人因自己而死(养父母、恩师、阿朱·····),最后自杀身亡。似乎萧峰里面还有另外一个原因导致其悲剧结局,请看下面的分析。

小说中以“你我关系”和“我它关系”区分两类人

反面人物都有的特点:我与世界是“我它关系”,世上一切资源(包括人)是拿来为自己所用的,为达到自己目标可以拿来牺牲的。

慕容复、慕容博:为复国,为自己的皇帝梦,可以牺牲别人(甚至至亲)的生命。他人、钱财、爱情、名誉只是完成“大业”的垫脚石。

萧远山为复仇,以复仇为中心,不分这些人是否该杀、也不管是否有恩于萧峰(杀了萧峰的养父母、恩师等),只因维护“带头大哥”的声誉,就全部被杀。

鸠摩智、丁春秋,还有许多反面人物都是如此。

正面人物:世界(人)与我处于“你我关系”中,尊重别人和自己一样是人,甚至为心爱的人牺牲生命。

段誉为家庭声誉,强忍阴阳和合散的毒,不和亲妹妹发生身体关系;喜欢王语焉到为她的幸福去娶西夏公主,其间多次舍命救王语焉;在少林寺,当萧峰处于劣势时,出来与萧峰相认,甚至为救萧峰引情敌慕容复与自己生死相博。

阿朱为救自己的父亲,受了萧峰一掌,这一掌更是为让萧峰明白无意间也会犯错的道理。

虚竹为救人而破珍珑棋局,为救人而获得天山童姥的指点。

什么能让人放下自我中心呢?与他人和平相处,舍己为人呢?甚至为他人牺牲生命? 作为基督徒知道,如果不敬畏真道,如果不以上帝的道为中心,就无法放下自我中心。

《天路八部》里少林寺似乎是道的载体,萧远山和慕容博似乎被更新了。后面有机会来分析佛教道的飘渺,真正救赎的牺牲也不是扫地僧呈现的浅薄。

应用

  • 反思自己是否依然被以血缘关系定义的民族主义主导。如果认为族群之间就是弱肉强食或只有利益关系,差不多还是活在民族主义的思想之下。
  • 与别人相处时,还是“我它关系”吗?当活在“道”的治理之下,不是为“成功”或成为主角而活,而是为服侍他人而活。
  • 小说里有悔改吗?发现前路错了,有重新调整人生方向的机会吗?为何调整、如何调整呢?改向何方呢?
  • 知识(认识)上的一点更新可以促成生命的翻转吗?或者应该从何处获得持续更新的动力呢?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各期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