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题

似乎已经迷失在文化的藩篱里,面对着上下五千年的文化,它的根深蒂固与盘根错节令人无法轻易掌握。籍着在各个时代对它的各种论断使得对它的认识更加扑朔迷离,面对着不断堕落而黑暗的现实当下,文化被施以更多的关注,并成为人们对现实败坏的解释。因为在各种缘由下,人们发现不同文化环境中有着不同的问题。问题的差异好像与文化的差异有相关性,有的问题只在特定的文化环境中才产生。比如,在对比了无神环境与有神环境时,人们似乎倾向地认为无神会导致更多程度的堕落。于是一些观点会认为是文化中缺少了什么才导致如今的局面,在与西方文化对比之后,有的说是公义、有的说是怜悯、有的说是政治、有的说是传统、有的说是悔改、有的说是宗教……在基督信仰的特定环境里,也有人会说是缺少神。

但是这些观念是有问题的,是迷失在了文化荆棘当中。研究一种文化或是弄清楚一种传统,试图发现其中相较基督信仰的缺失,通过弥补缺失来使得文化变得完善,进而促进现实社会的转变只能是一种空中楼阁的幻想。因为我们不能把问题的原因归集到文化之上,问题的真正原因是罪以及罪的不断发酵。不是文化的缺失导致了罪的产生,而是罪导致了文化上出现各式各样的问题。因为这更加符合圣经对创世的描述,起初是人对神的悖逆形成了罪,是人的罪导致人与神分离以及土地受到咒诅,而不是文化的缺失使人不得不犯罪。

有时我觉得“罪”翻译为逆天更为恰当,在传统文化中天有上帝之别名的意思,它在一定程度上被视为一个超越的存在,虽然这种理解不能与认识神画等号。“逆天”在一定程度可以表明其严重性多于一般意义上的刑罚之罪,也表明其真正触及的对象是神而不是人。当然“逆天”也不是合适的,因为在很多玄幻小说里,逆天改命是抗争性且又积极的。所谓我命由我不由天,正是这种理想的体现。可以借此进一步地想象,在一个堕落到极致的环境下,没有任何一个词可以明确表明“罪”的含义。因为堕落到极致之后,也就没有任何可怕的、后果严重的罪了。任何一样罪都有可能是相对的、暂时的或者可以被包装解释为或积极勇敢、或成功、或权势等一系列被人所夸耀与羡慕的特质。那时的文化可能就会完全黑暗无光。从中可以发现在文化会被“罪”所影响扭曲之后,继而也会产生出更多的“罪”来。如同文化对词汇含义的改变,也使得对罪的包容与追求变得可以接受,但归根结底所有“罪”的核心都是对神的悖逆。

因此,当对堕落根源的认识从文化回到罪时,在实践中依然有必要对文化加以认识。只不过这时的重点不应当是分析文化的缺失是什么,而是在特定的文化中如何描述清楚“罪”的含义以及神解决罪之福音的含义。总之,人们不能通过改变文化、引进一种文化来达成圣洁国度的理想,只能是通过福音来彻底解决罪使自己有朝一日与耶稣基督同享新天新地。

Leave a Reply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By 清水之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