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不同背景下的人会有不同的判断和抉择,在《罪与罚》中,主角选择杀掉老太婆时认为是正确和正义的行为,是对更多人的拯救。如果现在的我反对主角的行为,那是因为背景给我的影响——未经合法程序的杀人是不对的。虽然文化背景不是根本原因,但它还是会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一个人的价值判断和行为。而这些文化背景的产生是经历了漫长过程以及生活压力所导致的,主角如果不因贫穷,或许也不会想着去杀人越货。在贫穷与正义的理由下,经历一个特定的梦之经历后促使他做出的选择仿佛是天命所归。

作者塑造了一个个值得同情的角色,也提出了这样一个问题:在一个值得怜悯的时代里,信仰有什么作用?以及如今很多的基督徒,经历了初信时的激动、一段时间的单纯渴望又美好的时期之后,渐渐在信仰中麻木。除了每周固定的仪式,信仰不知道还意味着什么。内心失去开始时的激情、对传福音也没什么兴趣。当生活依然如从前一样、无数次的祷告与读经也没能让自己更深感受到神显明的引领,加上各种生活中的挫折,仿佛神不存在了。疑问渐渐从心中升起,自己还信吗?神真的存在吗?要如何才能回到开始时那种积极的感觉,成为这一时期的盼望。更多祷告还是更多读经,或者更多服侍以致全职委身。也许,信仰本就应该归于平淡。

虽然作者在小说里让主角籍着信仰得到改变,但不是每个人都会有杀人和得到一位红颜知己帮助的经历。大部分人的生活都是极其普通和平淡的,每日柴米油盐酱醋茶,起早贪黑,努力工作和照顾家庭。人们更多的经历是,信主之后不会带给现实生活中很大的改变,996的依然996。信仰中所说的属灵争战并非如电影般充满戏剧性和史诗感,它只是淹没在日常生活的各种繁芜中。这也与读圣经的感觉有着很大的反差,圣经中充满了神迹奇事,惊心动魄。或许正如人们所看的每一部小说、每一个电影,只有不平凡的情节才能扣人心弦,总会让主角充满光环和冒险。但是无论是电影还是小说,总会有一些配角甚至路人甲乙丙丁,他们是被观众所忽视和遗忘的,好像只是故事的背景、只是彰显主角的道具。

如果影响我们的背景只是这些电影和小说,那么当真是生无可恋了。在这样的状况中,我们只能争相成为万中无一的主角,否则我们所有的坚持都会是平淡和无趣的。这和主角选择杀害老太婆一样,个人的背景限制了人们的选择。我们所认为最好的人生仅仅是坐井观天。在现实生活中,人类是每个路人甲乙丙丁的集合,在圣经里,神万世以前的计划也包括了我们这样的每个路人。是每个不同的路人一起组成了教会,成为了基督的身体。我们的背景使我们关注保罗、摩西这样的杰出的人物,我们注意到他们非凡的经历,但是圣经教导的是他们都是神的奴仆,正如我们一样。他们不是真正的主角,他们也只是为了彰显神的荣耀。通过他们的事工福音得以传扬,通过福音,无论是他们还是我们最终都会进入天国。

一同进入天国才是基督徒应当关注的重点,如果没有一同进入天国,那么一切又回到原点。在可以进入天国的应许之下,世上的一切都会变得有所盼望。大不了就是立刻死去,从此摆脱世上一切的缠累得享神的荣耀。真正令人感到难受的是神并没有呼召跟随他的人马上离开世界,在各种困苦中,他只应许了在世界上时会保守信靠他的人。很多时候,人们甚至没有勇气和力量、没有办法让自己可以好受一些,但是神自会保守他所要拣选的人,这就是他那不可抗拒的恩典。

Leave a Reply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By 清水之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