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解与应用

至少有四个维度在个人对信仰的理解与应用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任何一个维度的缺失都会让理解与应用失去“正确”与“意义”。

“我思故我在”表明了个人思想的重要性,任何在个人思想以外的信仰都不能算为自己的信仰。在进入个人思想的过程中,一般会伴随着他人的神学诠释,会有一些“要点”或“问题”被他人整理和归纳出来。但是我们又必须回到圣经文本来检验这些诠释的正确性,这是天职,必不可少的命令。在检验过程中也一方面可以判断其真伪,另一方面也可以对个人思想进行更新或补充。回过头来,现实生活又列列在目,身在其中的感受又对信仰产生各式各样的反应。有的得到安慰、有的产生质疑、有的得到盼望、有的得到信心……这些不同的反应也如同圣经文本一般检验着信仰的诠释,并且检验着个人思想中对信仰的吸收部分。如果个人思想中的信仰与现实生活毫无互动,那么无论这部分信仰的正确与否,它看起来都毫无意义。因为信仰的目标是为了荣耀神,在凡事上荣耀祂,也在凡事上使个人可以圣洁而充满荣耀。

理解与应用的难题

1、圣经作为最终标准的难度在于它所记述的那些事情或讨论问题的环境已经不同于当今的现实生活,加上不同语言之间的翻译,使得原本信息不能仅仅从字里行间得到。

比如:洗礼。如果单单看圣经,一般会认为这是基督教特有的仪式。但仔细想想,为什么约翰会在旷野施洗呢?而且那么多人(包括约翰所斥责的毒蛇种类)还认可和希望得到约翰的洗。如果这是一件新事物,那么约翰可能需要很长的一段时间才能让人认可,并且他自身也需要有足够的权威,仅仅是一个在旷野生活的形象似乎并不足以支撑他做这样的事情。通过一些背景资料(如:《新约圣经背景注释)可以查到,洗礼在当时已经是作为犹太教的一个仪式,代表洁净。

另外在翻译上,当人首次接触到圣经中“神”这个字时,可能会联系到《西游记》、《封神榜》中的神仙形象。但实际上圣经所启示的神是完全不同的。历史上,“神”这个字的中文翻译,在教会把福音传到中国时的确曾发生过争议,还由此导致康熙拒绝传教士的宣教。

2、他人神学在接受上需要基于个人思想对圣经文本和现实生活的理解与整理,因为神学不只有唯一的一种理论。

在预定论的争议上,很容易接受的当然是神爱所有的人,愿意所有的人都得救,这让神在人心中很符合一个慈爱的形象。只是依据改革宗的推理,这样的神实际不能算是真正的慈爱,只能是虚假的慈爱。但同时,改革宗的观点也容易把神推到一个罪之来源的深渊,让人很难接受。类似这种神学上的争议导致人必须得选择其一或者另辟蹊径(考虑到前人多年的思考和争论,开创当然是不容易的,甚至容易走入已经被批判过的异端中)。人的选择当然应当依据圣经,建立在自己对圣经的解释基础上。就像“神爱世人”是指所有的人,还是一个泛指,并非所有的人。

3、现实生活又因人而异,不同的人在生活中所面临的事件以及他人的评价不同;同一事件中的人也会因所处角色或位置的不同而对事件有着不同的看法和观点。

于此同时,如果一个人在生活中有很多的调整可能导致情绪不稳。这时候容易期待被神无条件的拣选,以抵御自己在情绪中很多的罪行所带来的担忧。当人面对世人(这里是泛指,并非所有)时,则容易希望神慈爱的形象容易被世人接受,预定的观点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宿命。

在浪子的比喻中,很容易期待自己像浪子一样被神无限的接纳。但这比喻中大儿子的角色则并非这样想,他在自己位置上看到的是不公平,为什么自己的付出却没得到过这样好的招待?

4、个人思想一方面很难保持一种严谨的前后连贯性,有时是遗忘、有时是外界刺激的强度、有时是自身关注点的变化都;另一方面是个人思想的范围会对理解的程度和角度产生影响。

如前所展示的,个人随着越多知识的接触对事物的看法也会越多变化。有时这些变化是相反的,像预定论的争议上;有时这种变化是进深形式的,对一个实物的理解会更透彻和全面。于是,人在不同时间的认识很可能不一致,不一样。

当人在婚姻上有问题时,可能会特别关注圣经中婚姻的教导和婚姻的意义,有的经文也会被解释与婚姻有关。例如像创1:28可以被关注婚姻的人解释为婚姻的目的是需要生育后代,并相互扶持来管理好世界(结合神造女人的理由等)。而在一个关注工作意义的人看来,可能会用此经文来强调人在世上需要工作。

总之,这几个方面都会对个人的理解与应用产生影响。由于它们很多时候是同时发生的,也很难区分到底是哪方面在主导和各自的影响具体是什么。但是正因为如此,才需要对自己的理解和应用进行思考和反思,从各个方面找到缘由。只有如此方能继续前行和不断调整。

理解与应用的线性与循环

真正理解与应用的达成看起来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如果仅仅是细微的一点,可能是一次性的线性过程。这看起来和内容在四个维度上的难易程度有关,涉及智商、知识储备、交流技巧、生活阅历、文本准确……等更多问题。

如果是一个复杂的问题由于前面难题的存在,几乎是需要经历一系列的循环后才能达到。这种循环可能是渐进式的,也可能反复。表现在个人在理解与应用上的逐步完善或前后矛盾。

当然,重要的并不是线性或循环,而是在自己不断的理解与应用中积累的深度,以及最终趋向于圣洁的敬虔生命。这意味着需要很多时间在学习、思考、实践及反思之上。现实恰好是这样一个舞台,可以让人自由地发挥自己的信仰。只是并非所有人在舞台上表演的是它所参与的信仰,要么是表演了别人的信仰,要么是表演了自己内心对信仰的不信。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By 清水之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