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的一些思考(2015.10~11)

最近的一些思考

从离开以前的教会到现在,对以前以及最近所见的一些思考。

  • 对以前教会以及牧者的敬畏

不单是在教会,在离开一个公司或者一个环境的时候,有时人们给我的感受更多的是对以前的组织、环境的批判,而对于选择所带来改变的好处和愿景却很吝啬语言去表达。这可能与我们的生活的文化、经历有关,在这么一个亚历山大的国度里,你不知道将来会发生什么;任何对将来的展望都有可能被质疑,会被要求脚踏实地;特别当未来的走向与实际不符时更容易因嘲笑而丢掉面子。因此,人们变得“谦虚”和“无辜”,不是因为对更美好的追求,也不是因为自己想做什么,就是因为“不好”的原因,“不得不”的理由而离开和改变,“我”是“忠诚”的。这其实会对一个人产生很大的打击,因为一味的批评过去等于批评自己以前所有的选择,对别人也是如此。

事实是,很多情况下所做的改变都是因为环境的糟糕所致,对公司来说无非就是钱少或者干着不爽。但是只是谈论糟糕的部分会让人不知道你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你的追求,品位,目标和理想,特别是面试的时候会让人觉得你是一个抱怨的人。有时也会给人对以前环境错误的印象,因为每个人都是不一样的,一个环境要适合所有的人这是很难的,而且不同的环境对不同目的的人是有不同帮助的。有些目的的实现就需要特别的环境。

与公司相比,对教会和牧者的评价则需要更加的慎重。在使徒行传5章法利赛人迦玛列在公会中劝其他人不要管使徒的事情,因为若是出于神的,人就不能败坏,恐怕倒是攻击神了。所以,如果一个明显的有神同在的教会和牧者,还是少一点批评好。

如果环境确实不适合自己,就尽量开心的改变和离开,不需要得到每个人都能理解,能当然也不坏。无论在哪里,我们所做的都是为了神,只要神与我们同在(很多时候能确实地感受到)就不需要其他理由,因为活在神的带领里,没有比祂更大的了。确实不适合的意思我认为是先检视自己而后祷告应证的。

当然,不是就这样对以前的问题沉默,在适合的时候,适合的人面前,我们的伤痛需要安慰和分享。

  • 积极面对一切的问题

如前面所说,之所以改变是因为以前的不好。“不好”很多时候只是对于自己来说,并不是所有的。人都是有罪的(罗马书3:10),因此可以知道任何有人的地方都有罪,有罪就有问题(有些问题不是因为罪)。所以当把一件事交给一个人的时候,也应当期望自己可以饶恕和面对此人在解决和处理这件事时可能会出现的问题,无论是谁对谁都需要宽容。在教会中,因为职分的原因,有职分的更容易被依靠,因为本来就被神交了更多的工作,是向神交账的(来13:17)。

有权利的人指出没有权利之人的问题更容易,相反则比较难甚至很难。但是在教会里,我们既互称为弟兄姊妹,那么弟兄姊妹之间问题需要沟通和指出(太18:15~20),为了积极面对问题,也是承认自己的不足,需要有合适的沟通途径,特别对于有责任的人更应该注意问题沟通途径的畅通。

只是在分享问题的时候需要慎重,毕竟我们不是审判者(太7:1~6)。

对于自己的问题更需要积极,免得造成对自己的完全否定,最让我软弱之后变得轻松和坚持信仰的经文是希伯来书4章14至16节。也因此不逃避自己的问题,即使所有人都讨厌了我,神也爱我;也因为神的原因我相信并不会所有的人都会离弃我,因为在基督耶稣的福音里我与天父及基督合一,也是与众圣徒合一。悔改,是神的命令。对于我来说,向人也坦诚是相当放松和帮助悔改的方法。

  • 教会的治理(关于严厉和爱)

治理带来的问题是治理的标准以及治理的执行。在教会里标准的问题显而易见就是神的话语——《圣经》,有时你会听见有人说某某教会太严格了,这看似关于如何执行的问题,其实更是标准的问题。因为我们在一些情况下对于严格的定义为不留情面地对待每一个问题和严肃的处理。对罪的严格绝对是没有错的,这点可以从神的圣洁属性里可以看到,问题是教会的治理不单单只有严肃的对待罪,正如神对待我们也有极大的忍耐和爱一样,圣洁到极致的同时也爱到极致。

缺少一样,都不是神展示给我们祂的形象。但是具体怎么做,我也说不好,至少不是在两者之间的妥协放纵,而是两者都要做,求神在遇到的时候赐给智慧吧,愿祂掌管一切。

  • 委身还是同工?

委身,其实到现在我也不知道委身到底是什么意思(或者说这个词是怎么来的),因为我不接受委身就是要完全的顺服一个教会。但是通常我听到“委身”最重要的就是要顺服教会的带领。从理性上来说,教会现在是不合一的,所以我们在追求合一,那么不合一的教会如何保证自己才是最能代表神的教会?更何况如前面所说,教会里是有人的,因此也是有问题的。另一方面,圣经中有提到需要“委身”在一个教会吗?特别在一个狭隘的教会保护主义里(只有我这个教会是最蒙神带领的、正确的,这让我觉得类似于地方保护主义所以暂且叫它教会保护主义)。

圣经中提到的是:彼此相交、彼此服侍、彼此劝勉、彼此饶恕、彼此教导、彼此顺服、彼此相爱,也说要顺服在上的权柄。因此,我反对的不是顺服,而是不应该造一个“委身”且在它里面只有完全顺服教会这一个概念。教会中人与人的关系是建立在耶稣基督的福音的基础上,教会存在的目的也关乎圣徒的造就和传扬耶稣基督的真理,教会也是分别为圣归于基督的新妇,是神所命定的存在。既然如此,基督徒当然应该加入教会,否则就是违背神的命令。于是在教会里,与神、与人的关系当然不简单是前面提到的“委身”。

现在给我的感觉是,“委身”被使用来要求一般信徒完全顺服教会牧师、不要离开教会时的一种精神攻击。当害怕成员流失时、担心成员不顺服时,首先应该检讨的是自己是否在顺服神的使命、是否还拥有权柄的前提条件谦卑吧,应该首先想到的是这是否有神奇妙的旨意在里边呢?其次,为什么会选择离开,应该要主动的了解关注吧,这是神所交托给教会带领者的责任。既然我们信神,当然应该相信祂成就祂那宏伟的计划,不是简单、一味地约束或对罪的严格和惧怕。你们为什么害怕神的教会发展壮大起来呢,只是因为不是自己所在的教会吗?如果一个初信的人,我的观点更倾向于需要一个严格一些、神的话语教导强一些的教会(比如Logos)。

所以,与其要求人留下和顺服,不如邀请他一起来同工,一起来在教会里寻求神的同在。

  • 教会的合一

合一绝对不是完全一个样子,特别是在对教义的实践上(很多纠结是因为会把教义和教义的实践看作一回事)。很欣赏以前老师的话,与其争论谁的观点正确,不如抓紧时间传福音。圣经也说一个身子但肢体却很多,肢体的功用也是不一样的,所以教会的合一应该首先是要有不同的肢体,不同的功用,否则不能组成一个人。上升到教会与教会之间时,不也应该如此吗,发挥不同的特点成就神的旨意?

鉴于前面我们对于别的教会的惧怕,我现在希望有一个承认每个教会不同,并发挥每个教会特点的合一,这也因为人需要的环境也各不相同。对每一个初信的人(或是每个人不同的时期),我们可以提供给他适合的教会,而不只是传福音给他的教会。如果真的以后只存在一个教会,我也希望他有不同实践信仰的方式和团契。如果“教会”的实质变成了教会保护主义,我希望这个词从此消失,好让基督徒可以真正的顺服神以及神所赐下的权柄。

 

愿神赦免我一切的罪,更新我的心,使我更加认识祂、信靠祂。

文章已创建 384

4 个评论 在 “最近的一些思考(2015.10~11)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相关文章

开始在上面输入您的搜索词,然后按回车进行搜索。按ESC取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