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会这个系统(三)

系统的运作:反馈回路

在《系统之美》中谈到任何一个系统的运作都不离开反馈回路,“反馈回路就是一条闭合的因果关系链,从某一个存量出发,并根据存量当时的状况、经过一系列决策、规则、物理法则或者行动,影响到与存量相关的流露,继而又反过来改变存量。”对于教会这个系统来说,如何理解教会的运作呢?通俗地讲,这涉及教会的目标,在目标之下我们关注什么样的存量(可能是某种事件/问题/指标),继而因这些存量的变化产生应对或干预,以达到影响和改变这些存量的目的。反馈回路的建立是“当一个存量的变化影响到与其相关的流入量或流出量时,反馈回路就形成了”。

反馈回路可以很简单,也可以很复杂。对于教会这个系统来说,在敬拜神、养育门徒的目标之下,教会可以把“生命状态好的人数”看作一个存量。当生命状态好的人越多时,那么敬拜神的质量可能就会更高,门徒的生命也会更好,教会气氛也越好,教会也可能会更大地增长。于此同时,这个存量的变化所影响到的流入量和流出量可能是教会每周日聚会的人数,以及一些对于某些人生命软弱需要帮助的报告等等。

当一个人生命产生波动(通常是软弱的时候)时,教会并不会第一时间知道他的内心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如果知道,那么教会可能会对他进行关心,为他祷告或者有人直接与他取得联系。假设教会并没有专门建立一些机制,那么当一个人软弱到放弃信仰离开教会时,教会从聚会的人数上也会发现这个变化,继而对敬拜神(如果流量)就产生了影响。这就是一个反馈回路。因为存量(人的生命状态)的变化导致了流入量或流出量(聚会人数)的变化。为了减少流出量(减少人员流失),教会可能对这条反馈回路进行干预或建立相应的了解机制,这时的反馈回路就被称之为“调节回路“

我们需要这样的回路,并思考这样回路可能带来的影响,继而可以调整教会治理的方式。

因为当我们在教会内设定好一种调节回路后,除了可以解决我们关心的问题,可能也会限制教会的变革和朝好的方向发展。比如,当一个人生命状态软弱时,我们的处理策略是通过建立专门的关怀事工部门(小组)去帮助和了解。当问题发生时,这样的部门迅速采取行动并介入解决问题。一方面让问题得到了处理,不会在影响教会敬拜和门徒培养;但另一方面当问题被解决后,教会的决策层可能就不会了解到是什么原因导致了成员的生命变化,也就不会有进一步的措施。尤其是当这样的变化是因为教会本身在治理结构上的缺陷导致时,教会就错失了改变和变得更好的契机。

所以从系统运作的角度来看,教会的治理不单单需要带领者的性格品质,像很多领导力培训所提供的,或者一些培训所提供的方式方法。为了更好地处境化和结合自身教会的特点,也需要了解系统运作的原理,建立合适的信息反馈机制。从这个意义上,我们可以说圣经对于监督的要求“管理好自己的家”并非是一个完美的标准,它很可能只是一个基本的要求,代表这人对神的忠心、可能以符合圣经的标准来治理教会。但能够管理好自己家的人不一定能管理好许多人聚集的教会。

反馈回路的信息延迟

单从物理系统的角度,为了更完美的决策,可以改变调节回路的方式,增加更多的信息收集方式和反馈机制。比如:加大信息收集的渠道、建立自我评估信息的定期汇报机制、无论是否解决好问题都要向治理层报告事工的机制等等。但是这样一来,对以人为主体的系统中,这些措施会使得人们感到被监控、让人们感到不舒服。人对隐私权的要求会限制一些信息传递出来,就好像一个人不愿意公开自己的一些问题,想要自己私下解决一样。可以说隐私权与教会内的反馈回路是矛盾的,如果我们要尊重人的隐私权,那么我们就不可能了解和及时了解到所有的问题。因此,教会的带领者们必定不会是一个能够解决所有问题的机构;教会所要解决的问题也就多半成为人们已经毫无能力应对而爆发出来的难题,或者是人们自己已经能够坦然面而愿意公开的“过去的问题”。从这点来说,教会的治理上可以在警戒和防止问题扩大化上鼓励人们多开放一点,或者更多培养一些成员之间的关系,让那些最终不得不爆发的难题及早得到关注。

如果教会完全忽视人们的隐私权,只是考虑人们如何圣洁敬虔的生活,这就会形成教会的专制和独裁的局面。这就涉及隐私权和圣洁二者哪个更为重要的问题。有的教会会认为圣洁当然是第一重要的,因为神是圣洁的,并且整个圣经都告诉我们神花费了无比的代价来拯救世人脱离罪的捆绑,好行出义来。这样的认识会导致教会理所当然地侵蚀个人的隐私权,会在教会纪律和要求上不断触及个人的隐私。理所当然地,这样的教会会让人感到压抑、不自由……但是,当我们看到圣经中神的救恩并非是强加给每一个人,并没有脱离个人自愿的悔改来运作时,神对人个人的决定是留有空间和尊重的。那么对于个人的隐私权,教会其实并不能理直气壮地进行干涉。

如果教会不干涉个人的隐私,那么教会这个系统还能运作好吗?这看起来也是可能的。

隐私权只是阻碍教会系统反馈回路中信息传递的因素之一,我们还可以找到很多影响的因素,如:教会领袖的时间、参与关怀人员的素质、教会的目的制定……那么在众多因素的影响下信息虽然没有能及时或完整地传递,但是问题也可能得到解决。就像一个人遇到困难后,找到自己的一个朋友聊天(甚至不是一个基督徒朋友),问题就自己想开了,状态就恢复了。反而是,如果这个问题在教会内被提及或者当事人被牧者进行咨询时反而产生抗拒和抵触的心理,或者让罪利用这样的机会让人重新回到罪的捆绑之下。这就像前面两篇内容里谈到的,系统的运行离不开“自组织”,离不开那些不需教会牧者参与就能解决问题的方式。

因此,信息反馈的延迟并非是一个完全不好的事情,它可以成为教会和谐的缓冲,帮助教会健康的发展。教会不应当试图解决所有人的问题,更不应当为了解决所有人的问题而对人进行太多的监管而成为对人们的监控。把一些问题留给人自己、留给教会的“自组织”去解决,这是系统运作的合理情形,同时没有一个完美的牧者或教会事工能够处理好所有的这些问题。也许这就是牧者把问题交托给神的一种方式。

制定带有反馈功能的政策

系统内部的反馈回路可以给予很多系统运作的帮助,完全没有反馈回路或者忽视反馈回路会让教会的治理变得很困难、脱离实际。有时,教会需要停下来听听大家怎么说,怎么看待教会现有的问题,怎么理解教会的治理方式。教会可以形成一些意见箱、调查投票或者会议等等具体的运作方式。另外一个层面就是,教会在制定某些政策时就需要有反馈的功能。比如,教会规定不准吸烟,因为要爱惜自己的身体,如果吸烟要停掉侍奉和圣餐。反馈的功能是指在制定这个计划时,要考虑到这个计划的背景和假设,当计划背景和假设变化时,这个计划应当如何变化。那么不准吸烟的规定可以做如下表述:在非必要为了神的荣耀、传福音的情形下,任何成员不得吸烟,否则停止服侍和圣餐。这样的政策虽然看上去对执行带来了麻烦,但是可以让人更了解为什么要制定这样的政策以及这样的政策在什么情形下才生效。因为每个具体的问题总是很复杂的、会伴随很多的原因,也会关联其他的一些政策。如果为了爱惜身体就不准吸烟,那么为什么教会还要鼓励大家为了教会而牺牲自己的时间和精力、乃至殉道呢?如果不制定带有反馈功能的政策,很多问题上教会将自相矛盾。

当然也并非所有的政策都会涉及反馈的功能,那些明显和共识的问题可能就不会,而一些日常的具体问题、特别涉及信徒生活的问题通常会涉及到。如果不能讲清楚,人们要么变得机械而愚蠢、要么变得极端而悖逆。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分类更新(信仰)

归档
分类

打赏

可长按保存图片至本地后进行二维码识别。

若在微信内打开,也可以通过“跳转至公账号打赏“。

若想获取内容推送,请留下电子邮件。

(需要邮件验证确定)

内容推送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