讨论不代表 确定 立场

已确定的 亦可 推翻

教会年龄结构危机

最近两年其实一直感觉教会存在问题,这种问题日益激化,现在大家也时常谈论。具体表现在大家没有太多礼拜以外的连结,参与实体聚会的人数也下降。一方面可能是疫情、网络带来的影响;另一方面我认为更主要的是年龄结构的危机。

早几年,我们可以说是一个年轻的教会,大部分人都是年轻人。但是随着大家相继进入结婚、生子的年龄,家庭和工作的压力随之加大,这很可能是导致人们不常实体聚会的主要问题。这种压力加大首先会导致人感到压力、疲倦和无能为力。在家庭生活的需求之下,一个人的惬意生活被打碎,无论是自由的个人时光还是可随意支配的金钱都大大减少。而更大的内心压力来自于随着孩子的成长各种教育、生活等不断增长的开销与有限收入的反差。这时或许会产生出抱怨的情绪,抱怨的情绪又因为长期坚持信仰所带来的压力和损失而转移到对信仰的抵抗上来。信仰停滞或放弃信仰,就是在这种情形下慢慢发生的事情。

人生满意度曲线

从人生满意度曲线来看,这段时间的人们正处于满意度下降的开始,一直要到40~50岁左右达到最低。所以,未来看起来并不令人乐观。那么,面对这样的情形,教会该如何面对呢?

陪伴是一个释放和减轻压力带来不满情绪的方法之一,但是陪伴的前提是当事人自己意识到需要陪伴。否则陪伴很难达到目的,甚至让人不爽。碍于大家可能不好开口,教会搞一些陪伴的机会或者活动也就成为需要。

根本问题还是家庭压力的增加。首先,金钱方面,如果能给大家提供一份高收入的工作当然是最简单的办法。可是并非所有人都能胜任高收入的工作,能胜任的大部分也在这个年龄取得了合适的收入。如果面对没有工作的,教会可能也很难提供工作的机会,最多只有靠成员们相互介绍。但是对于大部分普通人来说,这就是一个无可奈何的问题。过去的种种,到了这个年龄就显现出来。曾经起点好、机会好、努力挣钱的或许有了钱,没有的的就压力增加。当我在这种压力时,我不得不面对现实,把过去那些环绕我的美好梦醒一一抛开,承认自己的平庸。好好挣钱、坚持工作,养家糊口。随之而来地,家庭压力的另外一方面——个人时间,也不得不面对。对我来说,玩游戏和发呆的时间少了很多,一开始非常不适应,感觉全世界都捆绑我、限制我。减少后,我发现自己效率高了不少,看了不少书,做了不少事情,成就感也满满的。老婆说,有的时候就是开头难,不愿意开头,开始了也很轻松和愉快。无论学习、工作还是带孩子,好像都是这样。家庭压力,外人很难帮助。无论是金钱、还是精力和时间,更多还是需要自己调整。自我调整中首先要承认现实、面对现实,坚持或许就是胜利。这或许就是中年危机吧。

所以教会能做的可能也就是给大家提供一个分享陪伴的机会,给予大家鼓励和安慰,梳理一些不好的情绪,减轻负面情绪带来的不良影响。而如果每个人都如此,时间对大家来说都是最珍贵的。珍惜彼此、抱团取暖吧。如果一个教会缺乏其他年龄结构的人,这样的负面情绪可能会越发浓厚导致整个教会都压抑吧。

这大概就是我们面临的危机,如果人们所正在经历的被视为正常的压力,那么这个危机就是来自于年龄结构。以前不太觉得,甚至认为年轻人多一点好,现在看来,如同社会一样,合理的年龄结构是更好的。那么现在,教会需要一些层次上的结构,活动、团契等等。以帮助大家可以在紧张的时间和精力中也抽出一点时间来相互见面聊天、减轻压力来带的负面情绪。这样的时间看起来浪费,没有自由支配的时间,却是真正有帮助的时间,因为神在合一中祝福跟随他的人。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分类更新(讨论)

堕胎的问题

Post Views: 384 最近的事件把堕胎这

归档
分类

打赏

可长按保存图片至本地后进行二维码识别。

扫码不方便?

若在微信内打开,也可以通过“跳转至公众号打赏“。

联系作者:flywowliu@proton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