技术变革与信仰

在瘟疫当中,人们在讨论线上与线下聚会的种种利弊,也包括由此而来的圣礼如何实施的问题。这些讨论讨论之所以还在继续而没有得出一致,我的想法是因为技术的变革还小。向左或向右的影响看起来其实没多少差别,有时甚至可以做出一些无伤大雅的妥协。这就给大家很多的空间可以发表和发展自己的各种想象或理论。若是在技术变革更大的未来,人们或许就会很容易得出应该如何做的意见。

首先是一个看起来就要实现的假设,在未来人类登陆火星定居。考虑到火星气候的严酷,人们或许在火星上需要通过“义骸”来进行作业。“义骸”就像是阿凡达一样,人可以躲在安全封闭的生态圈舱内进行远程遥控。当大规模移民后,人们或许会在火星的各个地方建立定居点,在这些定居点之间往返将会非常危险。“义骸”如果做成和本人一样,让操控者可以在人前代表自己,实时展现操控者的表情、语音甚至肢体动作并让操控者可以从“义骸”的处境下获得一切感官(视觉、味觉、嗅觉、听觉、触觉等)。那么“义骸”将大大促进人与人的交流和在危险环境下的工作,同时也将人与人的交流带入到一种崭新的方式下。

那么在这样的条件下,一个人操纵“义骸”跨越黑暗和巨型沙尘暴来到教堂礼拜时,他能获得的与他肉身前往有何不同?或者一个灵魂操控肉体与操控机械有何不同?如果在信仰里我们更看重心灵的变化、灵魂的改变,那么在感官完全一样的情形下似乎很难说清楚二者有何不同。虽然圣经启示人乃是由神的气和尘土所造的肉身组成,但是人们似乎并没有察觉肉体对信仰有何重要意义。谈到肉体时,更多是肉体的情欲,看起来是阻碍人属灵生命的存在。何况在死亡之后也会消失回归尘土,并且在复活时得到一具新的肉体。

即使如今人们要求肉身聚会,也多是出于现有视频技术不能带给人们面对面时的沉浸体验。人们认为人面对面时,除了语言声音、面部的表情和肢体语言也会传递更多的信息并由此产生出情感来。显而易见的,人们要求肉身聚会并非为了使人与人之间必须要有肢体上的接触。所以,当“义骸”来临时,人们也许真得面对什么是聚会,为什么聚会的问题。

第二个假设是当人实现了时间旅行。通过时间旅行,在不经意的时候会对历史造成改变。这样原本A与B的婚姻变为了A与C的婚姻,并生出了一个小孩子D。问题是,如果有一个时间警察之类的机构想要纠正历史的篡改,那么被纠正后D的灵魂去到了哪里?

这带给我们一系列的问题。人可以通过时间旅行改变历史吗?如果是可以,那么人的行为等于凭空创造出了一个原本不应存在的灵魂D。或者我们可以承认这也是属于神掌管之中的事,D的灵魂依然来自于唯一的创造者。但是这样,当历史被纠正后,D的灵魂会在消失吗?还是会到神那里?我想神不会无缘无故消灭一个灵魂,因为神也没有让罪人的灵魂消失。可是当他回到神那里时,有审判为他存留吗?因为这时的他实际上并没有真正地“存在”过,没有出生、没有死亡,看起来不会因遗传而获得亚当的原罪,也不会因生活过而犯罪。如果没有审判,也就无需拯救,如果有审判,审判他什么呢?

如果一个人无需审判和救恩,那么就与“没有义人”的记载相违背。所以只能强制给D定下一个罪名,让其需要救恩。可是他该如何悔改,比较他还没有真正地“存在”过。这不像那些先天就瞎眼或聋哑的人,也不像那些还在母亲肚子里就夭折了的婴孩。D并不存在,至少以这个现实世界的存在形式来看他并不存在。或许我们不得不把D的存在归结到神的存在形式上,一个超越这个世界的存在。这看起来是亵渎,但却是最可能的想象,毕竟灵魂都是来自于神的。因此,人们需要重新考虑灵魂的问题,不是以这个世界的视角来思考,而是以属灵的角度来思考。

聚会也好,圣礼也好,这些看得见的东西都是属于世界的。而救恩并非从世界中出来,而是来自于创造世界的神。什么是重要的,形式还是心灵?肉体还是灵魂?只是,需要注意的是,当神说听命胜于献祭时,当神说他是鉴察人心的时,我们并非仅仅需要心灵上的正确反映,顺服也表现的肉体的行为上。没有行为的信心是死的,这也是圣经明确的教导。

最终,在将来,无论是就近的还是遥远的。就像两千年前的人看待今天的人,我们不知道会有什么样的变化发生在生活中。当印刷术导致圣经变得普及时,是否也会认为人人读经是一种亵渎呢?好的、坏的因为罪的原因可能同时存在,但是圣灵的大能可以使我们看到更大的希望。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By 清水之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