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包容异见

最近总有人发了关于王胖被审判的消息,大概有几个意思。一是需要大家的祷告和关注,二是指责环境的不公,三是大家要学习这种英勇的态度。但是我每次都瑟瑟发抖,太奇怪了,人们太奇怪。

不是所有的伤害都是为义受逼迫

为义受逼迫的人有福了!因为天国是他们的。

——马太福音5:10

每个人都得为自己的行为负责,种什么就收什么,有的行为人们可以预见它的结果。即使知道结果不好、会受到伤害仍然坚持,这通常来说被称为勇敢。显然这样的结论是盲目和不严谨的,就像知道闯红灯容易被撞死一个道理。不是所有的不怕死都是英雄,也有愚蠢。

如果是为了一个高尚的目标或目的,因而被称为英雄的接受度就高了很多。于是,人们会把自己的目标和目的与高尚的东西挂钩使其成为高尚的那样。即使他的目标和目的与高尚无关,只不过是出于自己的骄傲。

为了一个崇高的目标而牺牲,这样的牺牲一定是不可替代的。若是可以替代,这样的牺牲则是不够明智的。虽然如此,他因为知识的有限也还能多少体现其高尚的动机。就如古时殉道的人,他们不得不在死亡和坚持信仰的选择上选择前者。可是当一个人又知道结果,又选择了一个看起来不得不做出的“牺牲”时这还是高尚吗?

就如今的局势来说,传福音的事情还有很多很多的方式和方法可以做。和古时比,甚至和别的国家相比也并不至于绝望。可以说,今天几乎没有可以殉道的环境。简单地追求殉道不是高尚,而是愚蠢或是骄傲。因为当殉道的口号喊出来时,喊出之人的骄傲与跟从者的骄傲都被满足了。这种骄傲是建立在群体骄傲之上的,它们以“殉道”为旗帜以彰显自我团体的与众不同。越多的与众不同越能体现团体自身的“优越”,这样团体成员的骄傲就得到满足了。

当一个人度过了年轻时轻狂的时光,经历了生活的种种压力之后。他会发现做出一个赴死的决定是容易的,真正的困难是忍耐着活下去。这时候人才算成熟了,准备去赴死总是显得轻松,忍耐更是身体和灵魂的煎熬。之所以说准备赴死,那是因为真正死亡来临时却是不容易的。赴死的决定与死亡相比不算什么,活着更加不容易。

耶稣基督既然为我们死了,就是期望我们可以活着,并且活像他。

既然这个时代的教会出现了分歧,各种各样的分歧,那么教会就得想办法去包容彼此。因为合一是命令,合一不是选项。

如何包容异见

显然不是所有的异己都应该被接纳和包容,当人们被听见福音时,正是为了使人可以远离很多虚妄的事(徒14:15)。那些异己是值得包容的,那些是需要远离的?

包容的对象不一定要信主。因为即使面对不信的人,基督徒仍然需要以爱对待他们,好使他们或者可以被神的爱所挽回。而虽然信主,却故意放纵肉体的私欲,这样的人则应该被离弃。也许,对于每个人来说,在他有限的知识、道德、信仰范围内,他的主观意愿的目的不是为了邪恶而是为了正义时,这样的人就应当被包容。虽然这里的“正义”在完全的神面前也会显得悖逆,一个人的良心似乎在此时尤其显得重要。

对待有异见的教会或基督徒,彼此的接纳和包容也在于此。

但是异见之间的包容若果仅仅停留在各持己见、互不相关的尊重之上,这看起来似乎也不是“合一”。合一看起来不仅希望消除心理上的距离,也要消除物理上的距离。当两种不同的观点走到一起时,应该如何相处?

也许,不同的观点中有一个是更好的,或者都是半斤八两不够完善的。允许各自坚持己见看起来是首要的底线,进而各自有不同的实践也应当被允许。但各自不得强迫或者总是试图说服对方改变观点和改变实践。有的强迫是属于“唐僧”型的,这会比直接的要求命令更令人厌烦。然而,也应当创建一个双方约定好的固定时间进行必要的沟通和交流,分享彼此的分歧以促进双方的成长和和睦。有了分歧却不分享,等于就是分离。长期传讲一种观点,也等于是强迫。所以,另一个包容的底线应当是允许约定方式下的平等交流。

包容异见的一个好处是可以发现自己的不足,人们总是会倾向于自我角度看待和判断问题,很难真正站到别人的视角下。正如对逼迫的看法,我认为这不是逼迫,是自讨苦吃,是愚蠢的做法。 他们则会认为我的观念是软弱的表现。而站在当事人的角度,他们可能别无他法。这背后当然会涉及到不同的神学问题,大家却应当包容彼此。发现彼此的出发点是重要的,只有在原点上才能找到合一的契机。任何神学到了后来总会自圆其说地加添很多的内容,让彼此可以对话的共同点更加缺乏,太多属于各自的专有名词被提出后,分歧必须得越来越大。于是,包容的一个方面应当是回到各自的初心,看看最初的分歧是什么。


暂时先写到这里,回头再继续补充……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By 清水之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