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灵在哪里(二)?||追求看得见的标记

圣灵由神的恩典灌注到基督徒的心里,从而使人的生命开始改变。这种改变一定会发生,正如经上所说:一天新似一天。当“新人“、“新生命”被时常提及时,旧我的生命也好像更加火热,使人处于冰火两重天之中。在这困境中,人不禁会问:圣灵在哪里?人们呼求圣灵的能力,渴望尽快地“更新”,期望尽快地脱离困境。而困境恰恰体现了圣灵的能力。正是由于圣灵的能力,人才处于激烈的自我争战之中。这是一场没有悬念的争战,圣灵终将获胜。于是,对于人来说,它的意义不止于胜利的结果,也在于胜利的过程。

从忽视圣灵开始

人们所面对的问题总会有一些原因或背景,是这些背后的原因和背景造就了问题的产生。人们之所以如此忽视圣灵,也是有原因的。很多人热衷于追求一些看得见的圣灵同在的标记时,也会有其背后的问题。从头来说,问题的起点是人悖逆神,因此导致人与神隔绝。但神依然按照祂的心意托住万有,爱着祂所造的人。只可惜,神不再有位置存在于人们的世界里,人把神给遗失了。人在时间的每件事情上,唯有诉诸自己的能力和理性。于是无神论和多神论产生了,这些都带有人制造的痕迹。在漫长的人类历史中,通过不断积累的经验,一代又一代地传递着人悖逆神后对世界的浅薄看法。于是就有了人们在面对一些“表面的”、“常见的”事情时常常不会考虑圣灵的问题,人们会诉诸于种种经验。

这时,人们会很好地利用所积累的常识和经验来解释生活、甚至也解释教会当中所发生的一切。例如:教会为什么没有多余的奉献,因为教会的开支很大。因为教会需要支付房租、需要支付工资、需要日常的各种开销。教会为什么没有增长,因为人们不愿意来了解神,因为世界的诱惑太大,人们在工作日太过于疲惫希望有更多休息的时间等等。

于此同时,这种想法也就自然地造就了问题的另一面。当人们述诸圣灵的同在,也就自然会带着基督教圈内公认的圣灵同在的样式——内心喜乐,火热,有特别的顺利。例如在当下的政治压力环境下,教会依然取得了人数的增长可以被视作圣灵同在的“明显”正确。好像没有各种特别的现象或标记,就不会承认圣灵的同在。因为人们既然在“一般”的事情上不承认有圣灵的同在,那么就必然要从某些“特别”的事情上寻求圣灵存在的痕迹。

圣灵时刻同在

然而,圣灵是时刻同在的。即使在那些令人感到十分痛苦、失落和迷茫的时候,也有圣灵的同在。这些时候不仅仅都有圣灵的身影存在,甚至这些情况、这些令人不舒适的境遇本身就彰显了圣灵的能力。这听起来令人难以接受,但却是事实。

我们可以仔细分辨自己不舒适的原因,大概有两种:一是在一些境遇里,我们感受到了偏离“美好”的情形。这些“美好”是圣灵启示给我们的认识,就是一个人认识到神之后才真正发现的世界之美好。最明显的例子是人们在某些境遇里感受到了罪,而罪就是最大偏离“美好”的事情,这令人产生不舒适感。从另一个角度来说,这种原因也就是偏离了神的创造所带来的使人产生的不舒服。这种原因显然可以展示圣灵的同在,因为没有圣灵人就不会认识神的“美好”。

第二种是不符合堕落之后人欲望的不满足,也就是说人自身的罪使其对世界上的任何事情都感到不满。这样的情形很多,特别是人对神的不满。人一旦悖逆神,圣灵按天父美好旨意运行的世界也就不能满足人的所有欲望。像出埃及时人们抱怨在旷野没有水喝、没有肉吃,不如回到埃及地为奴。在这样糟糕的罪恶表现里,之所以能体现出是圣灵的能力是由于这些事件有一个宏大的目的——拯救,神的拯救!神通过圣灵的运行来使人心中的罪在事件中显露出来,在圣灵某个时刻(或者一直在做)使人可以悔改时就能发现自己的的确确是在悖逆神。我们可以把这些不舒服的境遇看作是神的一种管教和提醒,事实上它们就是,特别是当基督徒意识到自己罪的时候。

从另一面来说,如果人只在心满意足时才发现圣灵的同在,这就是人在信仰上的一种妥协。就好像信仰只对一部分人生有效,圣灵只在一些时间的间隙与人同在。但圣灵一定无时无刻都与人同在,与教会同在。圣灵的能力永不停息,这不仅仅是指圣灵作为三位一体中的一位也参与到了托住万有的伟大工作中,也包括圣灵的能力时刻护佑和改变基督徒。

这个圣经启示的结论看起来与人们通常的做法有些矛盾,当人们寻求圣灵的充满时,好像圣灵不会时刻充满人。当人们呼求圣灵的降临时,好像圣灵有时会回到天上。然而,圣经清晰地教导圣灵是基督徒的印记,并且圣灵内住于基督徒的里面。人们的每一次呼求都证明他是属于基督的,没有圣灵就不会呼求神,没有圣灵就不会求告主的名。人不能先求告主的名再获得圣灵;也不能先向神祷告,再被圣灵的能力所荫蔽。圣灵一定无时无刻都与人同在。

张力下的圣灵同在

话虽如此,人活在世上时,更多的体会却是信仰与现实生活的张力。张力无处不在,人们通常的见证正是在这种张力之下对神恩典的赞美、感谢,其特征是张力越大,恩典也越大。这种特征的感恩正好反映出大家内心对圣灵同在的看法——需要一些特别的外在特征才能体现圣灵同在。这些见证虽好,可以激励人心,但也不能提供任何套路和公式使人可以从圣灵那里获得神力。甚至这种对人心的激励也是误导性的,使人错过许多圣灵的同在。正如神差遣耶稣道成肉身,圣灵也引导基督徒进入世界要成为光和盐。进入的结果固然是荣耀,进入的过程却免不了苦难。只是,当人误解了圣灵同在时,荣耀就成为一种看得见的标志或记号。这只不过是另一起人心的骄傲。

人们在信仰与生活的张力中最容易怀疑圣灵的同在,当怀疑圣灵的同在时,也会对自己过往的决定产生动摇。当对自已过往的行为产生怀疑时,特别是针对那些“违反常规”的行为(包括但不限于一些宣教、传福音的行为),要么会错误地决定放弃信仰,要么述诸于圣灵充满来美化过去的决定。承认自己的有限和错误总是困难的。为了让那些异常行为变得更加具有合理性,圣灵带领就成为一个最好的理由。因为一旦诉诸圣灵的带领,就变成了一个相当自我的事情,其他人几乎没有插手的空间;一旦诉诸圣灵的带领,就再也没有比神更大的权威来质疑自己,任何质疑的人都会成为僭越。历史总是如此往复,人们总会掩耳盗铃地悖逆圣灵来美化自己的决定。这看起来也是另一个人们要努力寻求看得见的标志和记号的原因,唯有如此才更加具有说服力。无论是说服他人,还是说服自己。

当我们关注处于张力中的教会时,类似于使徒行传8章初期教会被破坏分散的事情。要么认为此类行为是世界的邪恶所致,教会应当坚决与世界抗争;要么认为这是神的旨意,是神美好计划的成就。两者都没有问题,但是如果把焦点集中在教会自身上,我们或许应该可以得出这样一个结论:因为此时的教会在神国度的旨意上出了问题,成为了神应许实现的绊脚石,因此教会被神重新解构以满足未来更大的计划。对,在使徒行传里,圣灵的同在可以处处得见。我也相信在教会被击打分散的过程中,圣灵显然是同在的。并且在同在之中,圣灵使救恩和福音通过相信的人得以延续。若非圣灵的能力,教会将不会产生变化。教会既已变化,就是为了一个未来的需要。如果教会已经满足了未来的需要,圣灵不会使其改变。

这种变化带来的对教会现状的否定是容易被人忽视的,特别那些经历过教会辉煌的人们。人们不会认为教会被圣灵“否定”了,只会诉诸与世界的罪恶。即使现在,人们也在感叹世风日下,教会在世界各种领域的影响力都在退缩。他们仿佛想回到中世纪教会统治一切的时代,他们忘记了宗教改革所对准的敌人正是它。当人们要想正视这种否认、承认教会的不好时,又会因为想到以前的种种属灵经历而瑟瑟发抖。难道那些辉煌、那些敬虔、那些彼此相爱和那些圣灵同在的激动时刻都是假的、难道自己的信仰历史都是虚假的?这当然不是,使徒行传被分散的教会也是当初五旬节圣灵降临时的那个教会。他们天天同心合意分切地团契,赞美神,主将得救的人天天加给他们就是最好的证明。教会的确是合神心意的教会,只是现在,它在某些地方不在满足神的要求了,而圣灵将继续引领崭新的教会。

所以,我们若要找寻圣灵在那里。圣灵就在我们身边。我们若有发现圣灵同在的证据,就要在神恒久不变却又不断进展的旨意里。在这个进展的过程里,就是人生争战的意义。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By 清水之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