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灵在哪里(三)?||知识与理性也是圣灵的恩赐

圣灵显在各人身上,是叫人的益处。

林前12:7

圣灵的同在伴随着圣灵的工作和能力,如果圣灵的同在只是悄悄地在基督徒的里面,这样的同在就显得毫无意义。圣经也不会说:我们靠着圣灵(加5:5),更何况圣灵还会时常为基督徒担忧(弗4:30)。于是,显而易见的是全能的神——圣灵同在的持续做工也必将给人带来影响,并且是能被察觉的影响。

有的影响是令人兴奋而高兴的,有的影响是让人低迷而哀怨的;有时人们会赞叹圣灵给自己带来的种种益处,有时人们会怀疑圣灵为什么要让自己陷入困境。只是,无论是何种影响,“改变”都是注定要发生的。人们期待圣灵,期待圣灵为自己施行大能,通常只是在乎益处,而不在乎改变。但圣灵一定会用大能改变基督徒的一生,“一天新似一天”,这不是指基督徒将毫无变化,乃是极大的改变。

然而,“我”身上的改变在那里?这个问题或许就成为了寻找圣灵的契机,也或许成为了怀疑圣灵的导火索。

圣灵的改变可能是痛苦

一个悔改的基督徒应当会承认自己是一个罪人,甚至世上没有一个义人。这不仅仅只是一个知识,特别当人们在埋怨神为什么不让自己生活顺利,反而容忍一些不好的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时候,这将成为人们认识圣灵做工的开始。简而言之,因为每个人都是罪人,所以都会在圣灵的“改变”中经受痛苦。罪不仅仅是人们偶而会做出的一些错误的行为,罪早已浸入人的本性里使人满有罪性。就好像人里面的骨头、人里面的肉。如果没有这些通过的改变,人怎么能说自己已割舍掉本性里的罪,变得更加圣洁和属灵呢?

很多时候,罪是一种让人容易沉迷其中的舒适,以迷惑人远离神的邪恶。脱离舒适自然会使人感到“不顺”,特别当人们眼中的顺利与否不是以接近神为目标的时候。很多很多的基督徒来到教会仍然像去到偶像的庙宇一样,心中所想的只是个人对人生的期望,没有意识到需要顺服神的旨意。同时,长期浸淫在罪里的人,即使讨厌和厌弃罪的行为,也会变得难以改变罪的习惯。就好像很多人总是期望早睡早起,可是总是难以改变。因此,当人经历某些不顺的时候,可能正是发生改变的时候。

改变可以成为圣灵证据

在传福音的经历中,几乎所有决定要归信的人一开始都会产生明显的兴奋和喜悦之情。然后过一段时间有的人就开始回到起初的低落,随即分水岭开始出现。坚持信仰的人会越来越坚持和有信心,也有的人也就成了过客。圣灵的改变其实不可谓不明显,只不过对每个人来说不是每个阶段都那么明显。有的人可能处于分水岭,这时的糟糕状况会使人忘却以前一切圣灵的改变,这时人们会觉得圣灵的能力对自己没有什么改变。糟糕的自己还是那么糟糕,神可能并不存在,这通常是这个阶段的负面情绪。经过一个分水岭之后,人们通常会发现这一生中还会有很多个分水岭。

对我自己来说,第一个分水岭是在初信受洗的时候。那时刚信主2个月,经过十一奉献的培训,经过一丝犹豫很坚定地愿意遵守,然后在圣诞节受洗。然后就有半年的时间不在去到教会,我不想浪费每周仅有的半天休息时间(还有半天通常会睡懒觉)坐很远的车去礼拜。不过最开始信主的那两个月对我来说毫无压力,很开心,还挑战了我睡懒觉的习惯。第二个是三年后,第一次感到工作环境的压力,觉得自己一无是处,前途渺茫,几个月的时间里半夜都会惊醒。那时想,如果不信神,或许可以更好的处理挣钱的事情。第三个是在两年后,开始未来婚姻而忧虑,如果不信神,那会更容易找女朋友吧,这次持续了一年多。第四个是在之后的1年后,失恋到我怀疑人生。第五个是在再一次的情感失败后,我想早日去到耶稣那里难道不比活在这个满是罪恶的世界里更好吗?每一次圣灵都保守了我,无数的祷告泪流成河,然后平平淡淡地度过,最终唯有敬拜赞美祂。

经过这些痛苦之后,它们就成为我自己内心盼望的根据,分水岭也就成为了圣灵大能对我改变的见证。然后我现在算是进入第六个了吧,我开始寻求圣灵的更大引导。

时代对神迹的需求

然而,不是每个人都会有很多很多经历提醒自己神是信实的。特别对于初信的人,面临挑战时的怀疑会更大,这就需要别人的见证。就如希伯来书所说,我们身边有那么多美好的见证人,我们难道不该坚信到底吗?在见证的时候,往往用于证明圣灵能力的都是神迹奇事。用两个简短的词来指代此类见证,可以称之为:灵恩、神迹。这是容易理解的,如果圣灵的能力和没有圣灵时的人的能力一样,那么怎么能说这就是圣灵的大能呢?特别当极端灵恩出现的时候,说方言就成了圣灵同在乃至是否得救的标准。

在我们这个时代,我想这和对理性思潮的抗拒是有关联的。当科学的发展、理性的思考越来越解决生活中很多实际问题的时候,人类开始进入了一个不那么需要仰赖神也可以取得很大成就的时代。宗教体系也随之受到很大挑战,当科学与理性(通常人们认为两者一致)越加显出能力,对神迹的需求也就越大。否则,不能证明神真正是具有超越一切能力之上的存在,一个没有神迹(神迹已经被科学与理性实现而变为平常之事)的神是不能称之为神。人们认为,当科学与理性可以解决一切事情的时候(这种期待也显得很可靠),留给神存在的空间就消失了。因此,当基督徒在维护自己信仰的时候就更愿意竭力引用神所在自己身上的种种“神迹”。

科学与理性是神的恩赐

这可以说是很糟糕的一件事情,因为这不是面对科学和理性威胁的好方法。用一个不太恰当但还算可以的比喻:这就像一个强大的邻国已经兴起的时候,人们不是寻找与他和好和结盟,而是把他当作一个潜在的敌人,想通过自己微弱的能力去战胜这个邻国。这无疑是给自己找敌人,让自己陷入危险当中。

如果基督徒们仔细思想,就会发现创造并掌管一切之神的超越性是没有任何存在的事物可以推翻的。神创造世界,当然也创造世界里的一切。难道科学和理性,这些从世界里、用人的心智发现的规律、知识和结论不是圣灵恩赐的一部分吗?世界是神的恩赐,人的灵魂也是神的恩赐。它们既然是,那么科学和理性也就是了。正如圣经向我们启示了世界是如何在神掌管下运行的,神也通过受造世界向我们启示他自己,在其中让我们看到了科学和理性。

于是我们可以重新来看待科学理性与信仰的冲突,冲突的原因并非是因为他们彼此对立,而是人们把圣灵的恩赐局限在了一个很小的范围里。这个范围里仿佛只有说方言和一些超越人思想的事物,然而思想本身都是来自于神。人们不但局限圣灵恩赐的范围,还用其对付神,这才导致了冲突的产生。就像当初人们聚集兴建巴别塔,用神的恩赐与悖逆神。可见日光之下毫无新事。

善加利用神的恩赐

于是,当一位基督徒越发使用科学和理性时,他可以是在善加利用圣灵的恩赐。只要他是出于敬畏和谦卑的心,不是为了单单夸耀人自己。人们应当为此而赞美神,是祂赐给人智慧和思想,也赐给人知识;并使人可以利用他们在神创造的世界里为人自己得益处,也为神得荣耀。

于是,在知识(不仅是神学,也包含科学)以及思维(不仅是信仰的视角,也包括理性)上的改变也可以说是圣灵大能对人的改变。就好像摩西在决定要拯救以色列人后,神先使他去旷野几十年以学习如何在旷野生活,好在今后的四十年里带领以色列人。这难道不是圣灵的大能对摩西的改变吗?难道不是圣灵的恩赐吗?以色列人因此而得脱离为奴之地进入应许之地,我们也因此得到圣经的一部分,成为我们信心的证据。

所以,一些具有很强理性思考能力的基督徒,他们用圣灵恩赐的理性去思索和解决问题,不能说明他们心中没有神。另一些人,总是有圣灵的大能护佑,得到很多难以言表的恩典,也不能说他们就是更好的。因为恩赐虽然不同,圣灵却是一位。同一位圣灵按祂自己意思将不同的恩赐浇灌在不同的人身上,彼此不能说谁对谁错,都是神的恩典。若实在要寻求更好的恩赐,不是用于论断人彼此的高低,就当追求爱的恩赐(林前12:31),以及求那造就教会的恩赐(林前14:12)。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By 清水之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