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血的问题

基督徒是否可以吃血?这个问题至今仍然具有争议,有必要考察一下圣经的教导。

‪创世记‬9:3-4 和合本
3 凡活着的动物都可以作你们的食物。这一切我都赐给你们,如同菜蔬一样。
4 惟独肉带着血,那就是它的生命,你们不可吃。

‪利未记‬17:10-14 和合本
10 “凡以色列家中的人,或是寄居在他们中间的外人,若吃什么血,我必向那吃血的人变脸,把他从民中剪除。
11 因为活物的生命是在血中。我把这血赐给你们,可以在坛上为你们的生命赎罪;因血里有生命,所以能赎罪。
12 因此,我对以色列人说:你们都不可吃血;寄居在你们中间的外人也不可吃血。
13 凡以色列人,或是寄居在他们中间的外人,若打猎得了可吃的禽兽,必放出它的血来,用土掩盖。
14 “论到一切活物的生命,就在血中。所以我对以色列人说:无论什么活物的血,你们都不可吃,因为一切活物的血就是他的生命。凡吃了血的,必被剪除。

‪申命记‬12:23-25 和合本
23 只是你要心意坚定,不可吃血,因为血是生命;不可将血(原文作“生命”)与肉同吃。
24 不可吃血,要倒在地上,如同倒水一样。
25 不可吃血。这样,你行耶和华眼中看为正的事,你和你的子孙就可以得福。

其中的主要依据是:一切活物的血就是他的生命。但是这样的理由可能只是由于早期人类生物知识缺乏之时的误解,就像人们曾以为心脏就是一个人的中枢和关键。由此产生许多关于心的词、成语和感悟,如:要保守你的心,因为一生的果效都是由心发出。我们如今知道,相比跳动的心脏,大脑看起更像是人活动的中枢。我们不会认为类似的经文有误,我们会理解其写到“心”是指我们的内在的灵。于是,我们有理由相信不吃血的目的是不吃生命,而不是血本身具有生命。就像一开始创世记里的禁戒是“肉带着血”,到了后来是单指“血”。这个细微地强调变化看起来是随着人们对“生命与血”的关系变化而改变的。

此外无论是吃肉还是吃血,都是已经杀死了活物。如果不吃生命是为了不杀生,那么显然肉和血都是相同的结果。而且通过生物学的发展,我们知道从古至今人们在吃肉的时候都不可能清除干净其中的血,人们吃肉总是带着至少包括毛细血管在内的血。于是,有的观点认为不吃血、不吃生命看起来更像是一种尊重生命的形式表达。

可是,如果是为了尊重生命,神也并没有禁止对一切活物的食用。特别在于挪亚立约时,“凡活着的动物”都可以作食物,这是神第一次允许人吃肉。由此我们可以得出相比尊重生命,更为重要的是对创造生命者之主权的尊重。也唯有神才有权柄赐活物生命和决定其生命如何终结。对神的尊重则包括方方面面的内容和诫命,并非简单地吃血与否。在《旧约圣经背景注释》(John H.Walton、Victor H.Matthews、Mark W.Chavalas著)对挪亚之约的注释中谈到流净动物的血再食用意味着是把动物的生命归还给赐它生命的神,表明对动物的宰杀是经过了神立约的允许,吃其肉是心怀对神感激,其作用类似于现代基督徒的餐前祷告。

另外,有的观点虽然认为不可吃血作为旧约诫命中的一条,并不一定适用于新约以后的基督徒。但可依据耶稣撒冷会议对外邦基督徒的决定,基督徒也不当吃血。但若只从使徒行传十五章28~29节来看,我们也并不能肯定其是否仅仅是基于旧约律法的习惯延续。警戒血看起来属于当时的基督徒们所特别看重的,因为耶稣撒冷会议认为是“不可少”的。不过,在罗马书十四章,保罗似乎针对吃祭偶像的物专门谈论了一番,看起来吃或不吃并不是什么问题,问题是是否有信心和不使人跌倒。这看起来是打破了耶稣撒冷会议的决定,甚至我们可以认为保罗此时的观点比耶路撒冷会议时更进了一步。保罗并不简单停留在规条和具体的行为上,而是行为背后的动机和行为带来的影响,真正考量内在诚实而真实的信心。一些人也会引用保罗的这段话来证明可以吃血,因为这段经文揭示了凡物在信心里都可吃、皆洁净。

‪使徒行传‬15:28-29 和合本
28 因为圣灵和我们定意不将别的重担放在你们身上,惟有几件事是不可少的,
29 就是禁戒祭偶像的物和血,并勒死的牲畜和奸淫。这几件你们若能自己禁戒不犯就好了。愿你们平安!”

‪罗马书‬14:14,17 和合本
14 我凭着主耶稣确知深信,凡物本来没有不洁净的;惟独人以为不洁净的,在他就不洁净了。
17 因为 神的国不在乎吃喝,只在乎公义、和平,并圣灵中的喜乐。

不过,有时候在“信心里都可吃”会被简化为“都可吃”,人们的吃喝并不在乎是否有没有信心,或者是否有没有先做谢饭祷告。就像还未认识神的人,谈不上信与不信神的问题,因为他的世界里还没有神。所以这看起来更像是要取决于一个人如何看待食物、世界、被造物与神的关系,只有理顺了这个关系并信靠神,一切的饮食才是信心的行为。这样就不在乎吃什么和怎么吃、是否谢饭祷告等问题。

有人认为保罗所说的凡物只是指当时祭偶像的物,并非代表可以吃所有的食物而继续坚持摩西律法是站不住脚的。因为当时祭祀偶像也有用到猪肉、或者没有像犹太人一样流干血的肉,而猪肉和血同样属于摩西律法中不可吃的对象。

综上,看起来血并非是生命,吃血和吃肉在如今时代看起来并没有谁更加尊重生命。因此出于对生命创造者的尊重和感恩我们可以有其他的表达方式,如谢饭祷告之类。若继续坚持不吃血,也不是太大问题,两者的含义都应当的一致的。但即使如此,表面的行为也不能说明就此尊重了神,还需真正由心发出。


关于吃血的问题,我们应该有必要思考的是这个问题是如何产生的?错误地字面意思解决而不理解其含义,还是人为地制造一些“敬虔”的归条?这两种情况在教会里都有发生,或者还有别的原因。前者关乎我们如何看待圣经,看待圣经的记载;后者关乎我们如何理解圣洁和得救。

错误地解经会带来错误的指引,走在相反的道路上,简单粗暴地字面意思是对圣经作者的不尊重,忽视其文学创作的努力。特别在碰到启示录这样象征符号繁多的书卷时,将会陷入迷茫当中。或者生出一些奇怪的论调(诸如:具体的得救人数和末日时间),导致有损神的荣耀。人为地制造一些“敬虔”的归条并不能彰显神在基督徒身上的恩典和荣耀,也不能证明个人对神的爱,只会让圣灵以外的负担压垮人的生命。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分类更新(信仰)

吃血的问题

Post Views: 38 基督徒是否可以吃血?

归档
分类

打赏

可长按保存图片至本地后进行二维码识别。

扫码不方便?

若在微信内打开,也可以通过“跳转至公众号打赏“。

联系作者:flywowliu@proton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