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 | 01迷雾中的信仰

在我们国家,有很多的信仰。世界各大宗教都有所影响,有外来的、也有本土发展的;有的被大家所认可接纳,也有的产生过很多邪教。但是在一个推崇无神论为官方主流意识的社会里,大部分人们所认识的宗教都像是在云里、雾里。很少有人真正认识某一种宗教,不单单是对基督教有错误的认识,对很多宗教信仰皆是如此。人们并不认识佛教、也不真正了解道教,只是因为这二者在长期的历史里给人们带来了一些生活习俗上的影响,使人们自以为是信了佛教或道教。甚至把各种宗教掺杂在一起,提出“殊途同归、万法归一”的理论。人们对宗教的曲解,从参与这些宗教的活动方式——贿赂、谋求欲望的满足,就不难证明。并且人们也知道这些行为其实并不符合各种宗教的真正要求,更基本地连自己的良心也时常感到有所异样。但是奈不住很多流传中的“灵验”,使人们因为走捷径的想法而随波逐流。试一试总没有什么大碍,万一是真的呢?这就是最普遍的想法,这样可以说并非为了寻求宗教,只是贪婪和想捡便宜。当然,有时真的是在生活中走投无路了,以致病急乱投医。-

在这些宗教的迷雾之中,人们对基督教信仰就更加陌生了。很多人都没有机会真正来了解过这个信仰,只是在各种流言蜚语中一知半解,或者简单地把基督教等价于其他宗教,只是觉得这不过是宗教的某一种形式。也许一知半解都过于真正的实情,大部分人对基督教其实是错误的认识。有的看起来是比较正面的错误认识,以为所有宗教的核心就是行善,而基督教的确行善,甚至看起来比佛教、道教要真一些;有的是反面的错误认识,正如对其他宗教的歪曲一样,或者加上一个外来宗教的帽子而表现出排外的憎恨。

就拿我自己来说,从小就没有真正接触过佛教和道教,也就谈不上了解。唯一接触的机会就是去庙里烧香或者死人的时候,这时候会接触到一些“兼职”的道士。他们出场的时候要么是在庙里收钱,要么是在葬礼上表演以挣钱演出费。至少我小时候是这样认为的,因为你会发现在葬礼上的吹拉弹唱每次都不一样,无论是仪式的流程以及内容。这些都是根据价格来定的,而不是出于真正为了让一个人走得顺利。如果一个人必须要“一些固定的仪式”才能走得顺利的话,那么这些仪式就不应该被改变和调整。家附近,和尚是一个没有见过,偶有几次来化缘的,大人们也觉得多半是骗子。看起来大人们的经历中并不缺少这种被骗的情形,从大人们的眼神和言行中,我得出的结论是:无论是去寺庙还是葬礼都是一个“过场”,如果不请道士会遭到周围人的议论,或者抱着万一是“真的”的想法。同时,大人们在给道士钱的时候通常会表现出无奈的心情。特别当与人谈起这些事时,也会表明自己具有“科学精神”的立场,好像自己是真正的无神论一样,不会过于依赖这些“迷信”,会强调自己只是把他们当作“迷信”或者“仪式”来看待。

所以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也把它们当作迷信,只是自己的内心还是有些期望,或许神可以保佑我一些好处、或者自己可以得到一些法术。这样我就可以不用做那些家庭作业,可以多花一些时间看电视了。所以当小学同学第一次向我介绍基督教时,我们甚至嘲笑他是迷信,因为老师说这些都是迷信、都是落后的封建思想。到了大学依然如此,我和伯伯都反对伯母加入基督教,认为她是迷信。现在想来,这真的是很大的遗憾,如果自己早点认识基督教,就不会做出这样鲁莽的事情。

在08年,工作一年后的我再一次地因生命的意义和价值而迷茫,我开始考虑要不要试一下这些“迷信”、“洗脑”的东西。当时想的是,如果真能被“洗脑”也好了,总好过浑浑噩噩、无所事事的一生。这并不是我不愿意追求和努力过好生活,而是我的理性告诉我在无神论的价值观里,死亡会带来一切的消亡,那时一切都将变得毫无意义。甚至“无意义”这个状态也是无意义的,因为当人死了之后,所有的一切都和他没有关系。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芸芸众生皆化为虚无,即使那些“伟人”,现在的人对他们的任何评论他们都不会知道。就像里无法对一个不存在的事物给予评价而让它具有崇高或者低劣的意义一样,逝去的一切都是虚无。在发现什么的过程中,我追求过奉献,也追求过自私;追求过快乐,也追求过痛苦。但是一切终将虚无就像一座高耸入云的铁山,让我压抑得害怕、恐惧。我只想让这个令我痛苦的理性推论能被一些东西给挤出我的大脑,所以我愿意尝试一下那些“迷信”的人那种被洗脑的快乐。我有时,希望自己不要那么聪明,不要什么都去想,想太多痛苦也多。但是,人之为人不正是如此吗?人的头脑不会被停止,他会用不停地感受和经历周遭的一切。逃避总不是办法,这是人们通常所肯定的,问题总是要积极面对和解决。

在我对佛教和道教的错误认识下,我很快地把这两者排除在外。因为在我的认识里,这两个宗教要信得好就必须得“出家”、必须得不结婚,这样一来从理论上它们就是反人类的。因为人类正是靠婚姻延续的种族,所以我第一时间就排除了这两个不合逻辑的宗教。机缘巧合之下,在一个基督教网站上留下联系方式后,很快就有人联系我加入了基督教。有时当回忆起这个决定时,我会想如果我先深入地接触佛教、道教以及其他宗教后还会不会选择基督教。在基督教里,这个答案是肯定的,我必将会得到基督耶稣的救赎。不过要阐述这点现在还为时过早也很复杂,但是人们通常担心的是“必将”意味着对信仰的一个误区:即宿命。如果什么都是“必将”的,什么都在高高在上的神的掌握之下,那么人的存在还有何意义?

这可能是现如今人们排斥宗教信仰的很大一部分原因,人们不想让自己成为天地棋盘中一颗任神摆布的棋子。有人认为,是在远古时对自然之力的敬畏使人类社会编造出了神的存在,如今可以用科学的方式进行解释之后就不再有神的位置。但是,我们也注意到这样的事实,自然之力也会使人不接纳神。特别在面对各种苦难的时候,人们总是无法正确解释清楚这些灾难的缘由。得出的结论要么是神不存在,要么神是邪恶的。如果神真的慈悲又有能力,那么灾害为什么会带给那么多人痛苦,无论那些人是在宗教上虔诚还是不信任何宗教。在自然面前,各种人都是平等的。在这样的背景下“人定胜天”的口号就变得极具号召和诱惑,在感到自身无力而又试图掌控人生的想法出现在人脑海里时,无论神是否存在,最合理的方式就是不承认神、敌对它、战胜它。

在这种想法支配之下,如果人有一天真正掌控了世界,那么将再无神的位置。但如果是面对真正有能力,是人所不能战胜之神的情形下,那样的绝望感可能会个更加使人痛苦。人们可能被迫屈服在神的掌控之下,但绝不会对他感到亲近和从他获得安慰。因此,在现实的种种条件下,无神应当是一个合乎理智的观念。可是,现实世界并非如此。相较于其他宗教,基督教信仰里所带给人的是神与人同在的美好、平安、亲近,如同父与子、丈夫与妻子之间充满温情的爱与守护,同时也给人带来理性、文化与科学的进步。这样看来,在人们逐渐坚定无神观念过程中,总有些思想和看法是出了问题了。基督教既非秉承“宿命”的观念,也非让人屈服在神的淫威之下。在面对神时,基督教展示出了一种和谐而美好亲近的关系。现在是时候拨云见日,重新认识基督教。

Leave a Reply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By 清水之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