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前提的善与终极之善

在笛卡尔针对怀疑论的解释里有这样一个想法:如果神是全能的,那么神可以创造一个3+2≠5的情形来欺骗人的理性思维。但是神不能如此创造来欺骗人,因为神是善的。如果神用欺骗来达到某种目的,那么他就不是全善的、他的全能也是有折扣的。一个真正的全能不需要靠不正当和欺诈的手段来达到目的。
经过这样的解释,可以推论说人的理性是可靠的,因为世上的规律是可靠的。但是我们注意到其中的一个前提是:神是善的。正如其他众多的宗教,善仿佛都是各种学说观念里无需辩驳的前提。神是善的,也无需讨论和证明。即使没有神的人,也会同意善的存在,并且善是好的。善仿佛是检验一切观念和动机的前设标准。



作为前提的善意味着有一个终极之善存在,这种终极之善应当是超越文化和时代的善,它才能作为检验一切理性是否合理的标准。因为不同时代、不同地区的人们虽然从善衍生出不同的标准,但是有些善的表述则是共通和一致的。不过这也可能是因为这类共通和一致的地方是涉及作为一个人基本的存在,因为人有共同的地方,那么为了维护人共同存在的基础也就诞生出了共同的善。不过,全球的人里依然有关于牺牲自我生命的善,这样的善是破坏人存在的。所以在人类的心里会有一个终极之善,它不单超越文化和时代,也超越人。


有时,局限的善看起来很像是终极的善。局限的善可能仅仅代表了某地区、某类人的共同利益,但是它会在这群人里被推崇和认可。局限的善在群体范围里可以作为前提,法西斯主义就是在集体推崇的善中引导人们走向邪恶,它使人的利益建立在对他人伤害或者牺牲集体内部某些人的利益之基础上。在这个封闭的集体里,局限的善会演变为压迫的工具,是非常具有迷惑性的PUA。人们为之疯狂,为之献出生命。


但是终极的善会代表全人类的终极利益,因为局限的善,终极的善也就不一定会被一些群体所接纳。当终极的善是超越人的存在时,终极的善也就自然会被归结到神那里。若非如此,我们只能说这个宇宙的基础规律是善。但是善是一种价值观,这就相当于把宇宙当作了一个意识体的存在。这也是有的观点里宇宙是神的原因,如果宇宙没有意识,那么宇宙之上应该有神。至于神是谁,各种说法不一。如果说神就是善的源头,神就是善,那么无神论集体就不会接纳神的存在。只有摆脱无神的思想,才能真正进入到善里。



当然有善的前提,并不就等于对终极之善有足够的认识。就像史书上各种战争发动时总要找一个合理的借口,让自己代表正义(善)。但是,他们只是伪善,若是真的认识什么是善,那么就不会轻易发动战争。不同的思想对神不同的解释,也不代表真正认识神的存在。这其中必然有假的,但是有没有真的则需要思考。但是如果我们像笛卡尔那样假设,如果善存在,神是善的,那么神一定会让人来认识他。于是各种对神的解释中就必然有一个是真的。这个真的也应当有这样一个特征,它不是来源于人的思考、探索和求道,而是来源于神的启示。基督教正是这样由神而来的启示,除此以外别无真理。


善的反面,人们通常认为是恶。好像恶是善的对立面,但是恶也可以是善的一种缺失。恶并不是来自于一位足够和神分庭抗礼的魔鬼,恶只是因为在应当有善的地方没有善。这就可以合理地解释了为什么神既然是善的,还让恶发生;为什么神不能消灭恶、消灭魔鬼?在善缺失的地方,正是自由意志决定放弃善的地方。恶不是一个东西、也不是魔鬼。恶不能被消灭,恶的消失只能是自由意志决定凡事处处都遵循善。如果神使人的意志有所限制而不能放弃善,那么人的意志不是自由意志,人是机器人一般,其存在就毫无意义。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By 清水之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