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论的背后

最近有两个言论,一个是关于我的,一个是我从别人的谈话中得到的。这两个言论都指向了一个事实:什么样的教会就会产生什么样的人。但是教会又是在被人影响下的,于是什么样的带领就产生什么样的人。

关于我

不止一个人说我身上发生了改变,而且是明显的改变。人们认为大部分原因是因为我找到了一个好老婆,在婚姻中因着爱变得越来越好。对我以前的看法是:不近人情,冷漠淡薄、缺少人情味。

别人的言论

当一个基督徒说:世人觉得美国等西方国家来干涉我们是不对的,这是对我们的不尊重。但是我们基督徒显然是支持的,因为民主自由是好的。

这两点都让我震惊,关于我的还好,稍微回想一下似乎就是如此,在以前我的确很可能是这样的一个人。如果站在我的角度,我的想法,我为什么如此做,就会发现这背后的问题了。

当时我其实是很担心每个人的生命情况的,也很热情的服侍,为了大家可以保持在一个敬虔的氛围里,我认为自己需要指出大家的不足。在我看来,大家在一些需要慎重对待的地方很随意,不那么严肃的地方反而表现出敬虔的样子。比如,对待礼拜时不守时,可以因为各种服侍的准备工作而拖延和不参加礼拜。这在我看来是不应当的,礼拜是需要严肃对待的。而生活中的很多自己的实践,比如什么时间祷告、祷告的姿势、花多少时间来读经这样的问题,非要找到一个可以体现敬虔的标准来。在生活中,大家缺少活泼,这是我对大家的看法,也是我忧虑的地方。

这个有可能有合理的一部分,另一方面就是我的处理方式表现出来的不近人情,这个问题也显然是实际存在的,不止一个人有此看法。现在为什么会改变,我的看法是因为这几年读了很多书,通过作者知道了很多很多的各类问题以及解决的方式。这些方式有好的、有坏的,特别是教会历史系列的书籍,让我也体会到教会本身也会因为某种神学观点带来不好的实践,继而影响人们的思想和行为。属灵生活中的问题几乎是一个不可避免的事情,人们在实践一个圣经教义时,很容易偏左偏右而缺少“平衡”。偏左偏右都会走向极端,而“平衡”是神的爱和忍耐,是神拯救人的方式。

于是,一个改变的原因也就可以看出来了——那就是离开了以前的教会。以前的教会在对待问题时无疑是严厉的、甚至不近人情的。在追求敬虔的过程中也是非常严格的,甚至为了阻止可能的不好影响禁止与别的教会接触和看属灵的书籍。这是教会带领的问题。

在别人的言论里,我也看到了我以前的影子。在王胖子被抓之后,似乎他对他们那一系的影响更大了。大家更愿意采用积极的对抗以表明自己的敬虔。这显然是一种极端,即使提出教会应当勇敢的观点来支持他们的行为也不能减轻他们过分的极端思想。教会的勇敢不应当只是在于对抗,还可以是忍耐暴政下默默牺牲。及至从他们不止一个普通信徒的言论里提到:基督徒当然会接受美国对我们的影响时,你能猜到他们在平时的聚会里讲些什么了。这不过是换了一个神,把我们问题的救赎主换成了美国,而忽视了没有哪一个国家是完美的事实。我们的新闻里很多报道看上去是在误导,但也并非空穴来风。其实用什么方式来解决问题都是可以的,只不过当一个方式被强调得过分时,它就成了代替神的偶像。

极端的敬虔与偶像崇拜都是极端思维带来的恶果,无论偏左偏有,都需要真正的“归正”。而这一切都源于带领者的狭隘,无论是他有意识还是无意识造成。这一点上,我们后来的教会主要采用两个方式来对抗和提醒:一是坚持多长老轮流讲道、二是坚持每个季度邀请其他教会基督徒来分享。

文章已创建 384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相关文章

开始在上面输入您的搜索词,然后按回车进行搜索。按ESC取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