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舱日记2022.11.28

上午在家赶在最后一天把税申报了,中午睡了个午觉,下午就通知进入方舱。

方舱并不安逸,最大的问题是不舒适,没有隐私。有人说是免费的,不用抢菜,不用自己做吃的。但是我并不喜欢。生命并不只是吃喝,还有自由和舒适。即使在家里,至少用什么东西都方便,床铺躺上去也习惯。热水、卫生间、WiFi,这些习以为常的东西都变了。

不喜欢的另一个原因,这是一种恐吓语境下的恶意控制。过分强调传染性而隐藏对身体造成实质危害的几率和程度,让人们为了一个几乎无法阻隔的病毒而担忧。利用担忧停止社会正常活动,把人圈禁在一个个封闭的空间里继续发酵担忧。人们不是因为病毒防疫而被迫呆在医疗方舱,人们是因为政治手段丧失自由和生存的基本权利。

这段时间的“疯控”似乎使得网上出现了洗地、灭火的声音,一个略试不爽的伎俩:警惕境外反华势力。但是“白纸”运动应运而生,即使它像历史上的许多次失败的运动一样将会被遗忘。中国人民从来都有自己的声音,可惜从来也都是卑贱的身影。就像群里,愿意接受洗地的声音总是喊得更敞亮,被视为正能量。这就是一杯有毒的鸡汤,专门用于那些没有脑袋的奴隶躯干。有脑袋的都成了地上的腐尸。这些残缺的躯干一边就在这历朝历代的腐尸中蠕动,一边高喊和迎合着奴役它们的主人。这些主人一手握着枪,一手拿着面包。它们又好像这片土地的神明,生杀予夺,在一次次虚构的威胁中保护着奴隶们被永远奴役的命运。

于是,我想起了一句歌词: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也许,它有被禁的那一天,该是多么讽刺的一刻。

只是这些主人也如躯体,或是另一些腐尸一样,在神面前都是愚妄。三者都被世界所捆绑、被罪恶所缠裹。神要接纳他们,借着我们的忍耐和牺牲。

方舱是由失败商业的商铺改造而成,每间商铺三张单人床。有着透明的玻璃,玻璃门被固定在打开的状态。如果关上,就好像动物园里的展览。而听说另外一些地方的方舱则是床挨床大厅,中间有简单的隔断或者空隙。比较起来,商铺似乎更多一点个人空间。

有人一来就因种种混乱的安排指责工作人员,也有人平静接受。工作人员似乎都乐意提供便利,只是统筹确实不怎么样,有些工作上的衔接并不理想。我们一家,孩子最开心,而我只是觉得被子盖着太热,透气性差了一点,以及睡觉都带口罩。去到洗漱、卫生区的道路很湿,接热水的地方残留着方便面,希望只是简单应付过几天。

来的大巴上,遇见的人们都还友善,没有一个严重的疾病,几个聊天的家庭都不担心这个病毒对身体的伤害。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希望和绝望

最新文章

归档
分类

打赏

可长按保存图片至本地后进行二维码识别。

扫码不方便?

若在微信内打开,也可以通过“跳转至公众号打赏“。

联系作者:flywowliu@proton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