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雨露

Sunshine & Water's Blog

TiTle

你愿意人怎样待你们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所以,无论何事,你们愿意人怎样待你们,你们也要怎样待人,因为这就是律法和先知的道理

马太福音7:12

如果你认为任何人都是你的敌人,那么这些任何人只会成为你的敌人

《金枝欲孽》

针对一起又一起“被逼迫”的思考。

众所周知,警察、政府官员也是人,也有的是弟兄姊妹,也可能是亲戚朋友。他们与我们一样都是罪人,都需要福音。而怎么把神的爱和福音带给他们就是一件值得去做的事情。作为一个集体,是很复杂的存在。集体有其作为集体的固有的意识,在各种关系和利益的相互纠缠下不是集体里面的某个人所能左右的。集体的意识有其历史原因,在传统中不断被加强和固化,集体的意识很难转变。就像一个教会,也是一个集体,当形成了一些既有的神学之后,除非到了壮士断腕的程度否则不会改变。一个典型的例子:天主教的补赎观。炼狱和赎罪券就是在这个观念的历史演进中被不断加强和固化而形成的,在天主教内部是极其合理的事情。起初来看,其神学渊源是基督的死是为罪代赎,在面对洗礼之后的罪时,补赎制度的产生为了让人更加敬虔而不犯罪。补赎是有惩罚的,这样可以使人重视不犯罪。然而,当人不断犯罪后,补赎一次就不够了,必须得不断的补赎,甚至为死人补赎。所以,当我们看其他的集体时,这样的情况也类似,一个集体的意识在其内部是合理的,也不是那么容易被改变的。

虽然集体意识无法很快转变,但在实际的生活中我们会发现集体中一个有一个的人会有转变。他们可能站在信仰的对立面,也有可能莫不关心,也有的正在进行选择,还有的站在信仰这一边。而政府机构的执法行为也会伴随着这样一些具体的人而有所变化,有时法理不外乎人情,在集体意识的驱使下也可以竟可能地留有一些余地。既然可以留有余地,就有了可以交流和沟通的机会,或许可以把福音传扬开去。

但若把教会与他们搞得非黑即白,对立分明,实则是把对方和自己都往不可妥协和挽回的绝路上推。如果是一两次,我还觉得属于冲动或者正常的反应,没有什么好说的。可是如果一个教会长期就是搞对立,划界限,把他们树立为敌人;甚至还期望得到境外势力的帮助来主持公义。这不得不说是简单的二元对立,甚至是一种幼稚的想法。当然也是一条在不能传扬福音上的不归路。矛盾激化之后,集体意识就会感受到危险而越来越强,集体中的个人意志也会被集体意识所影响和压制下去。更有甚者,在本就不清楚信仰的环境中,只会更加误会信仰是洗脑和不可理喻。就像中美之间的问题,当关系尚可之时,大家说什么都可以,可以说美国的不好,也可以说中国自己的问题。但如果再次发生大使馆轰炸、飞机被撞的事件时,整个国家都会谴责美国。这种谴责也会影响到其他的一些层面,任何说是中国有问题的声音都可能被口诛笔伐。比如近段时间,美国打算放弃新冠疫苗的专利,很多的网络文章都会讨论其有和阴谋。这种时候,即使集体中有合理的异议,也是不合时宜的。

于是更坏的结果就产生了。最终,这样的教会渐渐成了他口中“敌人”的敌人。天然地就会成为“敌人”们的首要打击目标,当敌人的反击来袭时?教会可以做什么?两种不同的世界观之间,在“仇恨的敌意里”几乎没有讨论的可能性,鸡同鸭讲无异于对牛弹琴。于是,学堂是搞不长久的,自己被抓后子女是照顾不到的,父母的爱是没法孝敬的,想做的服事也就只能不了了之。自己最终也是无路可走,甚至自己可能也被教会这个集体长期“敌对”的意识所捆绑,偶有不同意见或想法也没办法上岸和回头。

可是,这并不是最坏的结果。比之更坏的结果是通过网络的传播博得支持和同情,让更多基督徒被这种“敌对”的情绪所迷惑。一篇网络信息的通告或代祷信,不会阐述教会的历史做法是怎样的,为什么走到今天这个不可收拾的地方。这其中人与人之间有什么沟通和交流,只会表现出“对立”、“逼迫”、“为主牺牲”等想要传递的正面信息。人们通过这些内容不会得到处理和向政府传扬福音的智慧,智慧产生仇恨以及作者所期望的同情。

“人人皆祭司”,祭司不是为了审判,而是为了沟通罪人与神,在神面前替人赎罪。如果每次都把一些与政府、执法机关的冲突公布和发酵成势不两立的事件,这是明智和智慧的做法吗?他们的行为多有恶心之处,他们逼迫信仰是不对,可是在他们的集体意识中是合理的,是不需要讨论的,是需要灵活和生命之拯救的。如果有一天已经是完全对立了,冲突不可避免,只是在如今还有可以温柔和睦的时候,所以到了如今,甚至当教会主动挑起冲突,这是有益于拯救人吗?只能是逼迫执法机关不断地加大惩治的力度。每每看到秋雨一系列的网上公告,我只能揣测他们是新时代的法利赛人。因为他们是自投罗网,不是为了和平,只是为了彰显自己的不畏强权。而且还有拿小孩做挡箭牌,这是父母能做出来的事吗?这是不是在利用“敌人”心中的良心,是不是承认“敌人”心中也有良善?可见他们一开始就是为了斗争,而不是为了和平。通过网上的传播还引起了很多人的愤慨和同情,我也只能揣测秋雨是故意地惑乱教会,是当代的假教师了。因为到今天他们的行为方式以及信息传递依然如此,这就是他们集体意识的体现了。

或许以后他们有称为殉道的,可这样真的是为了神的荣耀,而不是为了人的名吗?我所认为的殉道士,乃是坚持真道爱人如己,与哀哭的人同哭与欢笑的人一同欢笑的人;是一个忍受牢狱,在政府的权柄下申述,受尽危险的人;是一个收刀入鞘,努力促成和平的人;是一个随处都能赞美神、敬拜神,无论得时不得时都传扬福音的人;是这个世界的中保而不是审判者的人。我所认为的殉道士或许会带去不同的价值观,但却不会主动去挑起争端;自然会坚持自己的真理,但却不会主动去让别人和自己势不两立。

“主啊,不要将这罪归于他们!”(徒7:60)

耶稣说:”父啊,赦免他们;因为他们所做的,他们不晓得。“(路23:34)

这样的说法可能招人议论,那用他们的话来说:就是不畏强权、奋不顾身、维护真道、坚持真理和不妥协吧。教会的问题需要教会的警醒,需要有人仗义执言。与此同时,我也不想具体揣测某个人的动机,把他们任何一位当做教会的“敌人”。我也对他们的经历表示深刻的同情,也会为他们祷告。但是对这样的教会,愿神施行祂的公义。

(以下为引用)


基督徒在成都大面派出所

亲爱的被基督宝血所洗净的弟兄姐妹们平安:

     我们的弟兄吴传道经常在周六被传唤到派出所,每次都是被关一夜,主日结束后才释放,目的就是被控制不允许参加主日服侍。

5月8日,周六,他又被带走,我们弟兄姐妹几个被圣灵感动,商量后决定去陪伴他,唱诗祷告安慰我们的弟兄,于是我们四个大人,四个孩子晚上九点多来到成都龙泉驿大面派出所,由于第二天主日,我们是想着去陪伴他一下,一会儿就走,可是神的安排奇妙的让我们经历了主爱同在,感谢主,很多的细节我就不分享了,我想分享我的一些属灵得着给弟兄姐妹们。

1.万军之耶和华

我们只是去了四个大人,志超弟兄和灵芝姊妹夫妻俩,吴传道的妻子熊姊妹,还有我,我们还带了四个娃娃,最大的八岁,最小的我家宝宝刚满一周岁,还不会走路,抱在手上,我们刚进派出所大院,副所长陈亚飞就冲出来问我们干什么,我们说来看我们的弟兄吴五清,他立刻很紧张大声的对着我们吼,说我们是秋雨反革命的,然后叫了几个人出来拍视频,跟着到处打电话调兵遣将,我们就开始唱诗祷告赞美主,他的紧张和慌乱,加上后来把大门锁起来,不让我们出去,然后叫来了几车人,巡逻队的,政保大队,公安局的,男男女女几十人,这让我看到,我们不只是四个大人和孩子,是我们的神万军之耶和华亲自率领千军万马来了,他才那样紧张,神很奇妙,就使用这些妇女儿童,不用许多人,免得我们以为是靠着人多,就像神派基甸去打仗一样,感谢我的神与我们同在。

2.拿掉你以为的护身符,还能靠谁?

根据以往的经验,由于我抱着孩子,警察都会比较注意,至少不会动手,我以为是孩子保护我的,所以我也不惧怕,大声的传讲福音,真正的福音就会冒犯他们,我讲到人最终死亡的归宿,生命的意义,耶稣的拯救,他们更加激动,多次让我们闭嘴,司提反因为不闭嘴被石头打死,但是我想的是我抱着孩子,他们不至于打人,所以没有闭嘴,继续讲福音。

  由于比较晚了,我们就进去在接待区的椅子上坐着,安静的聊天,默默的祷告,彼此安慰着,鼓励着,很感恩主让戴志超实习传道在我们中间,不断的劝诫我们要坚定,但是不要凭着血气征战。

孩子们在椅子上睡着了,只有我的小宝吵着没睡,他们在门口商量了估计有两个多小时,夜里一点多开始先把志超弟兄叫到二楼,我们在楼下被一群警察控制着原地不让走动,志超弟兄也抱着他睡着的小儿子,上去后他们踢了他一脚,打了一拳,然后一个个的叫上去,没收了手机。

叫我上去的时候,他们让我把小宝给熊姊妹,由于孩子哭闹,我没同意,他们就把我带到楼梯口,粗暴的抢走我的孩子,我害怕孩子受到伤害,惊慌的大声的喊着戴志超,还好他们把孩子给了熊姐,孩子也很安稳的睡着了,十几个男男女女把我硬拖到楼上,神很奇妙,拿走我以为的保护,把我带到无人之地,如羊进入狼群,让我清楚的看到,此时我还能靠谁呢?

他们十几个人围上来使劲的把我按在沙发上,抓着我的头发,反绑着压着我的手,拳头也朝我挥过来,把我的眼镜折断砸烂,几个女的过来从我身上抢走我的手机,然后使劲的掰我的手指头,想要打开手机指纹锁,我握紧拳头使劲的反抗着,我的神帮助我,最终也没能打开锁,他们气急败坏的把手机丢在一边,说:“打不开算了,反正也没什么用,扣下来”

我在无力反抗时反复的大声的呼喊着:“神啊,我赞美你,我感谢你,因为你与我同在,你赐我力量,求你帮助我。”我浑身就真的充满了力量,完全没有感觉到疼痛,我大声喊着:“我感谢神,你们今天打死我,我就上天堂了,你们不把我打死,下次你们把我们弟兄带来,我还会来!”

  我的神保护我,我并没有受到太大的伤害,如但以理进狮子坑,后来看到只是有几处淤青,过了一会他们可能也累了,神让他们围成一圈坐在我旁边,我没有停止祷告,祷告让我充满了力量,我继续大声的祷告:“主啊,我是个罪人,你爱我,拯救我,为我死在十字架上,又复活赐下永生的盼望,我过去是为罪受苦,而如今,是为了守望我们的弟兄姐妹,为主受苦,感谢你让我略略的感受到你所受的苦,也在你的受苦上有份,我感谢赞美你,也求你怜悯他们,让他们看见,我们因着你的爱,而甘愿为守候我们的弟兄付上代价,如果是他们在这种处境下,又有多少人愿意真心为他们守候呢?主啊,求你像爱我们一样的爱他们,怜悯他们,也赐下永生的盼望给他们,感谢赞美你”这个时候,神很奇妙的让他们安静的坐在那里,居然没有人打断我,直到有一个便衣从楼下上来说了一句:“还在这儿布道了哦!”他们才反应过来,把我推着让我下去。

我刚走到楼下看到弟兄姐妹忍不住大声唱起来(真的是忍不住):“唱哈利路亚赞美主,唱哈利路亚赞美主……”他们立刻又紧张的围上来,一个穿白色衣服的又冲上来朝我打了几巴掌,把我推到楼梯口门后面,神与我同在,我充满了力量,大声的说:“今天你们看见了,我的神与我同在,祂赐我力量胆量,若不是神与我同在,你们这么多男人围攻我一个弱女子,我早就吓破胆了,但是现在我不惧怕,你们就算打死我,我也是上天堂,而你们终将要被审判,你们继续打我啊,打死我啊!不打死我,下次我还会来”他们停止了打我,开始各种辱骂,骂我是畜生,神经病,想起耶稣说:“人若因我辱骂你们,逼迫你们,捏造各样坏话毁谤你们,你们就有福了!应当欢喜快乐,因为你们在天上的赏赐是大的。”

我很平安喜乐的告诉他们:“你们的辱骂伤害不了我,你们怎么看我不重要,我在耶稣眼里是宝贵,我是祂所爱的,祂爱我就够了!倒是你们警察的整体素质需要提升一下了,骂骂咧咧的有损形象!”他不承认是警察,也不承认是国宝,能进派出所打人,那应该就是雇佣的打手吧!

整个过程,我都看到他们真的是被捆绑,不得释放,很可怜,他们的那种愤怒正是因为我们的爱和喜乐刺激了他们,因为他们缺少喜乐,就嫉妒喜乐,缺少爱,就嫉妒爱,我不敢说能去爱他们,那很难,但是我却真的不恨他们,因为耶稣爱他们,他们需要福音,求主怜悯!

他们抢走孩子的时候,让我略微的感受到王怡牧师说的有一次被带走后拿掉婚戒,独自一人面对神的时候那种平安喜乐,感谢赞美主!

耶和华说:因为困苦人的冤屈

和贫穷人的叹息,

我现在要起来,

把他安置在他所切慕的稳妥之地。

(诗篇 12:5 和合本)

亲爱的主,孩子感谢赞美你,你赐下爱心,让我们甘愿付上代价为弟兄姐妹守候,用这样的方式让我们在你的苦难上有份,拿走我所依靠的,让我看到我唯一的依靠就是你,而你会保护我,与我同在,让我放胆传讲福音,也赐下力量不至惧怕,主你知道我的小信,常常不确定你就在我身边,你让我更深的经历了你一直与我同在的美好甘甜,让我笃定的知道你一直都在,何等的奇妙,也让我在苦难中看到弟兄姐妹的爱心,深夜还在守望祷告,主你所赐下的平安喜乐是人夺不走的,若不是在苦难中,孩子实在是没有这么深的感触,我还要唱哈利路亚感谢主,我也知道前面的路还长,求主继续的赐下圣灵来帮助我,为你打那美好的仗,祷告奉我亲爱的主耶稣基督宝贵的圣名,阿门!

                    在基督的爱中没有惧怕的

                                            舒琼姊妹

                                2021.5.10日

【秋雨圣约教会代祷信息】更新

按:以下信息是戴志超弟兄今天凌晨从派出所回家后所写:

弟兄姊妹平安,谢谢你们对我们的代祷和关爱,简单说明一下我们今天的情况。

由于吴五清传道在5月8日周六下午被传唤,这已经是他们阻止吴弟兄参加主日敬拜的惯用手段,晚上他的妻子熊姊妹要带食物去看他,因为主的预备,舒琼姊妹和我们家便一同前往,十点左右到达龙泉驿区大面派出所门口。询问弟兄下落后,副所长如临大敌,不准我们在派出所院内走动,之后我们一起唱诗祷告,许多警察围着我们录像,我们也拿着手机录像,副所长不准我们离开,到处打电话请示,污告我们,惊动了整个龙泉驿区。气氛紧张,许多的政保和维稳人员陆续聚集派出所门口,我们在里面的接待区安静等候,孩子们都陆续睡觉了。

他们商议了近两个小时,期间除了对我们有连续的威胁警告,不准我们离开。到了一点左右,把我们逐个带到二楼一个办公室,威胁警告,满口脏话,他们人多势众,我们如羊进入狼群,但心中仍有平安。在这个过程中,打了我一拳踢了一脚,那是在其中一个便衣戴着口罩气急败坏之下所为。对熊梅芳姊妹和我妻子并没有动手,但当舒琼姊妹不配合他们的威胁并且继续唱诗的时候,几个男人围住她耳光在脸上如同暴雨,眼镜被打烂,脖子和手臂有许多抓痕。

那一幕触目惊心,在派出所大厅,他们如此对待神的儿女。求主怜悯他们。他们对我们搜身,并且将手机强制扣留,没有给我们任何手续,带我进办公区做了简单的笔录,我们四位全部拒绝回答任何问题。最感恩的是,一进办公区就见到了吴五清传道坐在第一个房间里,两位派出所人员看守着他,我对他说,五清,耶稣爱你。他立刻回我,上帝爱你。感谢主。直到近凌晨两点,我们才被各辖区的派出所的众警官专程开车过来接走。这一晚上许多人无眠。

总结整个过程,我们是为了爱弟兄而甘愿进入派出所,故此我们并不害怕,因这在上帝看来是可喜悦的。整个过程是一个很大的灵性操练,我们能够不断地祷告,并且保持警醒,避免血气的冲突。在他们一次次地威胁,甚至暴力面前,我们只能把自己交出去,交给那位信实的主,去体谅他们,并且为他们祷告。

虽然之后的过程比较粗暴,但这也不让人意外,他们完全被怒气所充满,我们只能通过甘愿挨打来继续传讲福音。也许唱诗干犯了他们的尊严,或者录像的传播使他们惊恐,求主怜悯我们,也怜悯他们,前面的路程仍然漫长,求主扶持我们。感谢主,与我们同在的,比与他们同在的更多。求主看顾仍在派出所守夜的吴五清传道,看顾他的妻子孩子,也求主保守舒琼姊妹,我们仍有这世界夺不走的喜乐。我们虽然卑微,但主的膀臂不缩短。问候肢体们主日平安,祝福满满!

蒙主恩召的弱仆:戴志超弟兄
2021年5月9日凌晨3:30于成都


(引用结束)